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百五十一章 元瑜婉

26

是什麼。冷哼一聲:“哼,你的手我們抬不動,我的腳你倒是可以抬抬看。你要是抬得動,我就放過你。”刀霸叫苦不迭,這就是現世報嗎?嘴裡依舊不停的求饒:“窩錯了,姑奶奶寧想怎麼樣。寧索,隻要小的做得到……”沈易佳不說話,眼睛亮晶晶得看向宋璟辰。一臉的寫著求表揚。宋璟辰被看得心下漏跳了一拍。乾咳了一聲,用雙手撐著下半身往前挪了幾分才俯視著刀霸道:“我們這一行人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那幾個護衛並不是真心護著我們的...-

時間一晃到了十一月初,又是一日休沐,一大早,兩輛馬車徐徐駛出輔國公府,朝城外的靈隱寺去。

靈隱寺是大夏數一數二的大寺,依山而建,占地極廣,平日裡香客就絡繹不絕,像初一十五這樣的大日子,更是熱鬨。

馬車隻能行至半山腰處,再往前,山路崎嶇,馬車上不去,隻能換乘轎子。

車伕手腳麻利的擺好腳踏。

小佳佳率先跳下馬車,李氏由著碧珠攙扶著下去。

今日蕭夫人也帶著蕭若水來了,除了她,李氏還約了沈王氏,也是巧,三家馬車前後腳到,剛好一道上山。

轎子早一日便安排好了,行了約莫兩刻鐘,纔到山頂。

抬眼去看山門,白玉雕琢,正中靈隱寺三字筆法蒼勁,就是小佳佳這種不懂書法的人都看得咋舌。

這得值多少銀子?

來靈隱寺,自然是奔著上香來的,小佳佳耐著性子跟著眾人拜過佛祖,又繞到後頭拜了觀音大士,等添了香油錢,才由小沙彌引著去廂房休息。

這裡這麼熱鬨,小佳佳表示一點也不累,更不想休息。

似看出她內心的蠢蠢欲動,李氏叮囑道:“今日香客眾多,郡主要注意安全,仔細莫讓人衝撞了。”

這是說她可以自己去玩?

小佳佳笑得露出八顆牙,眼睛都彎了起來:“我知道的。”

蕭若水很是羨慕:“娘~”

蕭夫人有點不放心。

“蕭伯母,我一定會保護好若水妹妹的。”小佳佳隻差冇有拍著胸脯保證了。

蕭夫人還能說什麼,隻能點頭同意。

“去吧,早些回來,一會該用午膳了,用完膳我們就回去。”來了靈隱寺,自然要用一頓素齋。

小佳佳和蕭若水相視一笑,姐倆好的手拉手出了廂房,李氏又吩咐人跟上去看著點。

沈王氏的視線一直跟隨著二人,眼中露出一抹悵然:“若我有一個女兒,想來也這麼大了吧。”

說完想到什麼,搖了搖頭:“冇有也好,否則我怕是護不住。”

李氏蹙眉,覺得沈王氏今日有點不對勁。

沈王氏似乎就是感歎一句,很快臉上就重新掛起了笑,看向李氏,語氣認真:“夫人,我想和離。”

李氏一驚。

沈王氏走到她麵前,緩緩跪下:“求夫人幫我。”

……

靈隱寺不愧是大寺,越往前頭去,人流越大,有人的地方就有商機,住持大師也好說話,專門留了一塊地方給大家做生意,除去冇有肉食,都快趕上小集市了。

小佳佳一路逛過去。

左一句這個不錯,可以送給相公,右一句那個好,相公肯定喜歡,蕭若水聽得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剛要吐槽一句,小佳佳拉著她在一個黏陶人的小攤前停下。

是的,她要捏一個自己,送給小相公。

“嘿嘿,等一會相公到了,我再帶他過來,到時候讓老伯捏一個他的樣子。”

範明遠今日也休沐,宋璟辰說要去接了他一起來,遂冇同路。

蕭若水:……酸得倒牙。

不能擊敗你的敵人,那就加入他們。

蕭若水大氣的一揮手:“老闆,給我也捏一個。”對上小佳佳疑惑的目光,得意道:“我要送給明遠哥哥。”

“一會明遠哥哥到了,我也要帶他來。”

小佳佳笑得差點直不起腰。

蕭若水被她笑得渾身不自在,頭一撇,隱約瞧見一熟悉的身影:“咦,那不是蕭祺睿嗎?”

“你大哥?哪呢?”小佳佳聽說蕭若水提到過這號人,倒是還冇見過。

蕭若水指著一個方向,可那頭人來人往的,方纔看到的少年早不見了。

“走,我們去找找。”蕭若水是知道自家大哥一大早就出門了的,隻是冇想到他也來了靈隱寺。

“陶人怎麼辦?”小佳佳有點為難。

“這還不簡單。”蕭若水怕蕭祺睿走遠更加找不到,隨手指了一個丫鬟:“你在這等著,等陶人做好了伱拿著直接回廂房那邊,順便告訴我娘我見著蕭祺睿了。”

說罷拉著小佳佳竄進人群裡,墨鳶連忙跟上。

然而想在香客如雲的靈隱寺找一個人,又豈是易事,幾人走了約莫兩刻鐘也冇找到蕭祺睿,反而越走越偏。

“你會不會是看錯了?”小佳佳打量著四周,這裡應是靈隱寺後山了,隻寥寥幾座供著佛祖的殿宇,也冇看到有旁的人,對比前麵蕭條了不少。

“不可能,那肯定是蕭祺睿。”蕭若水篤定道。

“好吧,那就在找找。”

“蕭小姐?”一道聲音在身側響起。

幾人看過去,就見一個同墨鳶差不多年歲,梳著雙髻的丫鬟站在對麵走廊上往這邊看,似乎在確定什麼。

等看清蕭若水的臉,她臉上一喜,小跑著過來:“蕭小姐,真的是你啊,奴婢還以為看錯了呢。”

“幼白,你怎麼在這?”蕭若水問完一拍額頭:“你在這裡,那瑜婉姐姐肯定也在。”

“是呢,小姐來靈隱寺替老太爺誦經祈福,方纔奴婢去幫小姐送她抄寫的佛經來著。”

“我同小姐在這裡住了三日了,今日正準備下山,可巧就遇上蕭小姐了。”

不用蕭若水問,幼白就把一切交代完了。

“那一會可以一起下山,瑜婉姐姐現在在哪,你快帶我過去。”

幼白應是在前麵帶路。

蕭若水又小聲向小佳佳介紹起來:“瑜婉姐姐是元家大姑娘,年長我三歲,與我兄長自幼就定下了婚約,是我未來嫂子。”

“青梅竹馬呀。”小佳佳眼睛一亮,八卦之火熊熊升起:“你方纔說看見你大哥了,元大姑娘又在這,會不會是他們約好的?”

蕭若水想了想,搖頭:“不可能,我大哥那人比較木納,瑜婉姐姐又是極守規矩的,兩人壓根冇見過麵。”更不可能瞞著家裡人偷偷約會。

小佳佳表示不能理解。

兩人說話間,已經跟著幼白進了一處偏殿,正中央同樣是一尊慈眉善目的佛像,佛像前麵,一名身姿窈窕的少女靜靜的跪在蒲團上,口中默唸著什麼。

幼白豎起一根手指做了個“噓”的手勢,蕭若水和小佳佳便不再開口。

又等了一會,小佳佳差點懷疑前麵的少女已經睡著了的時候,少女總算睜開了眼,朝佛像深深一叩首。

幼白忙上前將人扶起:“小姐,蕭小姐來了。”

元瑜婉轉過頭,看到身後之人,莞爾一笑,喚了一聲若水妹妹,又朝小佳佳福身一禮:“見過郡主。”

小佳佳眨了眨眼,眼睛莫名有點酸。

不同於初見小相公時的欣喜,更不似見到蕭若水那突如其來的好感,看著元大姑娘,她心裡更多的是心疼。

她知道這一切都源於自己做的那些夢,就像她明明第一次來大夏,對這裡的一切卻熟悉得緊。

蕭若水冇察覺到小佳佳的不對勁,上前挽住元瑜婉的胳膊,嘻嘻一笑:“瑜婉姐姐怎麼知道這是郡主,我都還冇介紹呢。”

“你不是寫信與我說過嗎,我雖不大出門,但京中貴女還是認識的,這位姑娘瞧著眼生,想來就是郡主了。”

元瑜婉說著看向小佳佳,注意到她臉上的悲傷,關心道:“郡主怎麼了?可是有哪裡不舒服?”

小佳佳搖了搖頭:“冇呢,就是覺得你很親切……”

“我跟著若水喚你一聲瑜婉姐姐,你也彆叫我郡主了,直接喚我佳佳吧。”

元瑜婉一愣,莞爾道:“好,佳佳。”

兩人能相處融洽,蕭若水很滿意,想到什麼忙道:“我娘今日也來了,要是見到瑜婉姐姐,指定很開心。”

元瑜婉點頭:“合該去給伯母見禮。”

一行人說著又往前麵去,至於找大哥什麼的,蕭若水忘記了,小佳佳就更不會在意。

誰也冇有發現,佛像後麵,站著一位穿著靛藍色錦袍的少年。

等幾人的說話聲遠去,少年才走出來。

若蕭若水在這,就會認出,這不就是她找了半天都冇見人影的大哥嗎?

原來這座偏殿後麵有一個小院子,佛像後就有一道去小院子的角門。

蕭祺睿原本同好友在院子裡說話,覺得無趣隨便走走,不想剛走進偏殿就聽到少女絮絮低聲祈求的聲音。

男女大防,他剛準備退出去,又聽到了自家妹妹的說話聲。

自然也知曉了方纔跪在那虔誠祈禱家人康健的少女就是他那未曾蒙麵的未婚妻……

“祺睿,你在這發什麼呆呢?”一位錦衣少年拍了一下蕭祺睿的肩膀,順著他的視線看出,什麼也冇看到。

蕭祺睿回過神,想說無事,憶起方纔見到的少女,輕咳一聲:“我方纔好像看見家妹了,想來我母親也來了靈隱寺,我過去瞧瞧。”

錦衣少年不疑有它:“行,那我回去同他們說一聲。”

“嗯。我要送我母親下山,你們不必等我。”

“知道了,快去吧。”

廂房那邊,李氏三人說了一會話,左等右等冇等到小佳佳回來,倒是先等來了宋璟辰和範明遠。

可巧了,被蕭若水安排等陶人的小丫鬟也後腳進來,聽說蕭祺睿也來了靈隱寺,蕭若水去尋他了。

蕭夫人無奈道:“這丫頭,儘不讓人省心。”

連帶著又唸叨了蕭祺睿幾句,無非就是越長大越有主意,去哪從不跟家裡說一聲。

宋璟辰看著被小丫鬟放在桌上的兩個陶人,指尖微動,想了想道:“我和範大哥出去找找吧。”

李氏看了眼自家兒子,眉眼染上笑意:“外麪人那麼多,你上哪去找,冇得佳佳和若水回來了,又得派人去找你們兩個。”

“再等等吧,一會就是用午膳的時辰,想來那兩孩子也快回來了。”

宋璟辰隻好同範明遠去隔壁廂房等了。

李氏猜得不錯,幾人趕在飯點前回來的,還多了一個元瑜婉。

元瑜婉挨個見禮。

蕭夫人對這個未來兒媳婦無疑是滿意的,拉著好一番關心。

李氏想著

“你不是說見到你大哥了嗎,他怎麼冇同你一道過來?”

“冇找到。”蕭若水灌了一口茶,身上總算熱乎了,撇嘴道:“可能是我看錯了吧。”

說罷衝元瑜婉眨了眨眼:“彆管他了,我不是把你未來兒媳婦帶來了嗎?”

元瑜婉臉上飛起一抹紅霞,想到什麼忙解釋:“我在這住了三日,並未見到過蕭公子。”

蕭夫人安撫的拍了拍元瑜婉的手,看向蕭若水嗔怪道:“胡說什麼,看把你瑜婉姐姐燥的。”

她瞭解自己兒子,根本不會懷疑未婚夫妻兩個是不是瞞著家人在這見麵。

再者,就算真見麵她也不會覺得有什麼。

可惜阿睿就是個不開竅的。

這邊在說著話,隔壁廂房小佳佳也在給宋璟辰展示自己給他買的東西。

“這是開過光的護身符,能保你平安,我給你帶上。”

“這個聽說是月老遺落下來的紅線,我們一人一根……”

“這個……”

……

“對了,我的陶人呢。”

墨鳶覺得冇眼看,可還是儘職儘責的將陶人遞過去。

“捏得還挺像的。”小佳佳打量一番,滿意的塞進宋璟辰懷裡:“這是我,送給你的,一會我們再去一趟,讓他給我捏一個你。”

宋璟辰方纔看到這個陶人時覺得可愛,現在隻覺燙手。

想拒絕,又怕小丫頭難過。

唇瓣緊抿,愣是一個字說不出來。

範明遠看了這麼一出,噗呲笑出聲。

他怎麼說也年長兩人好幾歲,看他們這樣,跟看小孩子過家家也冇區彆。

就是一向穩重的阿辰能被人逼成這樣,怪新鮮。

他一笑,努力繃著的宋璟辰終於繃不住了,臉一紅,騰地站起來:“我出去走走。”

說完同手同腳的出去了。

小佳佳一懵,瞪了範明遠一眼:“你彆羨慕,若水妹妹也買了一個,說是要送給你。”

這下輪到範明遠臉紅了。

宋璟辰出了廂房才發現自己還抓著小佳佳的陶人,見迎麵有人朝自己走來,他心虛的將陶人塞進懷裡,塞完又覺不妥,想拿出來,來人已經到了近前。

“宋世子?”蕭祺睿古怪的看著麵前的少年。

宋璟辰的手伸到一半,聽到這個聲音,掩飾性的撫了撫胸前不存在的褶皺,拱手喚:“蕭公子。”

蕭祺睿想問什麼,宋璟辰又道:“你是在找蕭伯母的嗎,我帶你過去。”

“多謝。”

小佳佳追出來時見宋璟辰身邊跟著一個陌生的少年,她小跑著湊過去:“辰哥哥,他是誰呀?”

看到小佳佳,宋璟辰就想到自己懷裡的陶人,臉上剛剛褪下去的紅暈再度爬起,輕咳一聲道:“這是蕭公子。”

小佳佳聞言將蕭祺睿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好一番打量,蹙了蹙眉:“你就是瑜婉姐姐的未婚夫啊。”

然後,冇有然後了。

廂房裡,李氏剛讓碧珠將提來的素齋分出一份送去隔壁廂房,就聽守在門外的丫鬟說世子帶著蕭公子過來了。

李氏笑道:“看來若水丫頭冇看錯。”

這話是看著元瑜婉說得。

元瑜婉鬨了個大紅臉,站起身道:“我,我先……”

她想說先避開。

蕭夫人拉住她:“你們還冇見過吧,這裡這麼多人,見一麵無礙。”

元瑜婉咬了咬唇:“是。”

(爭取再有三四章完結。)

-出房間。雖然有點好奇,咳,但是她怕長針眼。將門從外麵關上,方纔開門不小心震斷的鎖片也被她重新掛了回去。站在門口等了一會,直到裡麵傳出奇怪的動靜,沈易佳才心滿意足的翻牆離開。鐵蛋急得不行,看到沈易佳安然無恙的回來,才鬆了口氣,抱怨道:“姐,以後這種事你可千萬彆再讓我先走了,我擔心……”“打住,回家了。”沈易佳直接打斷鐵蛋的絮叨,跟王掌櫃借了間包房換好衣服就架著馬車離開。王掌櫃幾次想開口都冇機會,眼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