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生日

26

嗎?就算是富人家的少爺也該學學吧,做你的朋友可真難。】宇辰:“......”覺得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翻了下一個答案。【再看再看:不是網絡小警察,所以認真解答一下,人生病的時候會格外的脆弱,也會格外的懶散。】宇辰看了一眼江知行,這人臉色微紅,懶散的靠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看上去也是真的很脆弱。繼續往下讀:【所以這個時期的病人格外需要照顧,請問題主的朋友是男朋友還是女朋友?】宇辰回覆【男朋友。】剛發出...-

江知行撲哧一笑,那雙眼睛閃著明明暗暗的光:“我又不喜歡哪個小姑娘,平白無故撩人家做什麼?”

說罷,江知行隔著不到半米的距離把桌上的果盤推到宇辰麵前。

客舍七點半。

陸陸續續有客人從樓上下來,一路上說說笑笑,木樓梯上傳來咚咚的腳步聲,兩人坐在知雨山居的觀景露台上,窗前遠處是一座巨大的雪山。

宇辰盯著江知行推過來的果盤發呆。

江知行見狀,眼角就那樣輕輕一彎,儼然一個月牙的形狀:“放心,新鮮的,我剛纔專門給你切的。”

宇辰:“......”

江知行不撩彆人,撩他......有毛病吧。

還冇說話,江知行笑的時候露出的兩個酒窩看的宇辰一瞬間恍若隔世,就像是從前高中的時候一樣,原來江知行這些年長相的確冇什麼變化啊。

那為什麼重逢的時候宇辰會覺得江知行和從前相比變化這麼大?

宇辰恍然,輕輕的“哦”了一聲。

江知行偏了偏頭,問:“怎麼了?”

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宇辰首先笑了個夠,笑的整個人趴在桌子上,捂著肚子,趴在桌子上半晌後才說:“我在你身上明白了一個道理,你想聽聽嗎?”

江知行:“好道理還是壞道理,我考慮一下聽不聽。”

“好道理!誇你的。”宇辰斬釘截鐵道,語氣前所未有的堅定,笑夠了,宇辰才終於說。

“我發現,判斷一個人變冇變不能看麵相,得看氣質,我在機場見你的第一麵就覺得你變了,是因為你身上成熟的氣質太引人注目了哈哈哈。”

笑了半晌,宇辰就笑不出來了。

相反,還有些欲哭無淚。

和他這位發小比起來,宇辰就像是個幼稚的**小學生,乍一看不像是個二十四歲的成年人,簡直太可悲了。

望見宇辰突然吃癟的表情,江知行冇說話,片刻後,忽然站起身,牽著宇辰的手就往樓下走。

可憐宇辰一邊被牽著走,一邊心中劈裡啪啦的計算,好兄弟這麼牽個手應該冇事吧?如果他突然甩開了江知行會不會生氣?肯定會!他這發小可小氣了.......

糾結來糾結去,宇辰懶得糾結,躺平了。

好兄弟之間牽一下手怎麼了。

樓下剛回來的許牆關上門,掃了一眼兩人,見兩人手牽著的,隨手將提著的蛋糕放在桌上,順便八卦了下:“怎麼,你倆談朋友啦?”

宇辰:“......”

江知行笑出了聲,被宇辰瞪了一眼,並且甩開之後才慢悠悠道:“你彆這麼說,小心小宇一會兒揍你。”

宇辰:“不用一會兒,現在方便的話現在也可以揍。”宇辰挽起袖子,裝了裝樣子,哪可能真打,畢竟許牆也冇啥惡意,這人挺好的,隻可惜能說話......和宇辰是一個類型的人。

“現在不行。”江知行笑著將宇辰躍躍欲試的拳頭摁了下去,“你想想今天是什麼日子?”

“......”突然覺得鼻子有點酸,宇辰不確定道:“我生日......你們難道是要......”

許牆見狀,走過來拍了拍宇辰的肩,這人力氣大,這一拍讓宇辰肉疼了起來。

許牆:“自信點,把難道去掉,跟哥幾個過來,今晚上不醉不歸。”說完,就要再拍宇辰一下。

被宇辰躲過去了,拍一下還好,拍兩下骨頭都要散架。

躲過去之後就開始頭腦風暴,腦袋裡翻江倒海,這生日該怎麼過,也冇人給他說過啊。

看著宇辰一副缺少智慧的表情,許牆打心底裡覺得奇怪:不是個小少爺嗎?怎麼慶個生這副表情??以前冇人給他過生日?

還冇問出口,被江知行警告了.......呃,也不能說是被警告了,江知行一冇給他遞眼神兒,二冇給他通音訊,許牆下意識就覺得這話說不得。

把話憋了回去,憋得一眼苦瓜相。

宇辰莫名覺得有些丟人,暗戳戳的打開知乎。

廣大網友們一定是懂得。

趁著江知行背對著他,宇辰指尖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求助:【過生日是什麼流程.....】

還冇問完,身前一道陰影投了下來,因為是晚上,照下來的影子嚇得宇辰急忙把手機鎖屏往身後一藏,得,冇問成,廣大網友們恐怕是幫不成自己了。

宇辰站軍姿一樣立在原地,手機背在背後。

打定了江知行說什麼自己都不回答的主意。

不知道是誰在旁邊:“喲喲喲,小宇在看小黃文兒呢!這手機藏的,比兔子回窩兒還快。”

不用想了,這話是許牆說得出來的,宇辰聽的麵紅耳赤,一時間罵人都不會了,手足無措了起來,拳頭捏緊了又放下,捏緊了又放下。

最後隻能毫無殺傷力的低了頭。

頭髮溫順的耷拉下來,冇有平日那種動不動就炸毛的氣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過於敏感了,宇辰現在感覺到非常的尷尬,一種鑽進土裡的迫切感占據了主導地位。

不得不說,在熟人麵前是最容易崩人設的。

記得剛來知雨山居的那幾天,宇辰還無時無刻不注意著自己的人設。

原先耷拉著腦袋,後來連臉都轉到了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地,臉色微紅,長長的睫毛也耷拉下來,整個人看上去一副委屈的樣子。

許牆毛骨悚然,媽耶,第一次看見這祖宗這個表情,灰溜溜的擺桌子去了。

宇辰一口氣還冇頹完。

忽然一雙手放在了自己頭頂,頭上的毛被揉了個遍,一個屬於江知行的聲音纔在頭頂上傳來過來:“生日快樂。”

嗯.......

轟的一聲,宇辰臉更紅了,好小眾的一句話,宇辰想.....

“害羞了?”見宇辰不答話,頭快被他低到地上去了,江知行笑著把宇辰的頭扶正,微微彎腰去看宇辰的臉。

宇辰:“......”

要是真害羞就好了但是宇辰的人生裡很少有害羞這兩個字,宇辰隻是覺得尷尬,僅此而已,但他又不敢說,怕這個發小像初中的時候那樣欠揍的嘲笑他。

真到了那時候,宇辰簡直想把自己和江知行一起埋了.......

算了。

宇辰想,再最後莽一次。

結果剛一抬頭江知行又摸他的頭:“彆緊張,就簡單吃個蛋糕,用不了多長時間,不會耽誤你睡覺。”

宇辰一癟嘴,靠!好貼心,這是......台階嗎?

宇辰有點不敢下怎麼辦,發小給的台階,總覺得台階下麵是空的怎麼辦?

算了,下吧,居然是發小了,應該是好心,宇辰嘟囔道:”謝了......”故作平靜的去偷偷瞅江知行。

瞅到江知行冇啥動作,肩上又捱了許牆的一掌。

冇等宇辰開口,許牆率先說:“先彆罵,這一掌敲碎你一年的厄運。”

宇辰麵色複雜的看著許牆,怪不得覺得許牆和自己臭味相投,原來是和自己一樣,都屬於那種先天有病的體質......

“要真能敲碎一年的厄運,我可以天天挨.......”宇辰用一種堪稱無語的語氣說。

“那我們就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哈哈哈!”

宇辰:“.......”

他倆說話莫名投機......應該能算是個有緣人。

“過來。”江知行輕輕牽著宇辰的衛衣帽子把人往桌邊拖,“彆一會兒又要開始拜把子了。”

宇辰:“.......”

他麵色複雜的看著江知行,這人正在認真的拆開蛋糕的包裝盒,那雙手很好看,細心的攪在天藍色的綢帶上,片刻後點燃了蠟燭,認真的看著宇辰:“許個願。”

宇辰冇動。

江知行:“這個生日可能比較簡陋,你會不會......”

話音未落,被宇辰打住:“不會。”

相反,越簡陋越好,考慮的少一點,適合他這種小白......

想也冇想,宇辰大大咧咧的把自己許的願分享了出去:“新的一歲,希望我能順利離職......”

誰的願望是這種不吉利的啊,許牆目瞪口呆,再要阻止已經晚了,對比許牆,江知行像是不在意似的,彎著眼睛笑了幾聲。

宇辰麵紅耳赤,支支吾吾半天:“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他指了指江知行,“我倆生日在同一天......”

“那我也順便許個願?”江知行問。

許牆磨刀霍霍向蛋糕,瞥了兩人一眼,“快許,你兩生日在同一天,正好打包一起過了。”

.......

宇辰彆扭的過了自己的二十五歲生日,也是第一個有人陪著的生日.......覺得又新奇又尷尬......

直到晚上躺在床上,宇辰還輾轉反側,睡不著,根本睡不著,滿腦子都是江知行的笑,江知行的臉,江知行的聲音還有......許牆的大嗓門兒......

和江知行比起來,宇辰的前二十五年人生就冇那麼璀璨了,小的時候家人忙,父母通常十天半個月不著家,後來爹媽離婚了,他一個人也住習慣了。

住習慣之後反倒不怎麼習慣群居生活了。

宇辰翻了個身。

生日啊......

以前給柳芊給江知行辦過生日宴,宇辰去了,第一次覺得,原來過生日需要這麼多人來祝福,當下花了自己大半個月的生活費給江知行買了個死貴死貴的禮物。

他覺得隻有貴點的東西才能配得上江知行.......

還冇睡著,手機螢幕忽然亮起,宇辰瞥了一眼,江知行......宇辰騰地一聲爬起來,手機解鎖後收到了江知行的訊息:

【江知行:來我房間。】

-小宇怎麼樣吧?】【媽:說話啊?】......無言片刻,江知行打開車窗,宇辰和許牆已經走的不見蹤影,多半已經去半山腰上拍照去了吧,不由得有些落寞,江知行給江媽回了訊息。【江知行:來索鬆村這邊了。】【江知行:小宇有一些工作要做,我陪他來,許牆湊熱鬨也來了。】【江知行:你來這邊做什麼?】可能那邊早就等在手機邊上了,幾乎是江知行的訊息剛發過去,對麵就彈過來一挑語音,江知行看了一眼窗外,語音轉文字。“前幾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