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1章 向著我吧,你的後背

26

謙抬頭看向他,視線落在他手裡的傘上,才恍然,今日是十五。他道:“抱歉,本王忘了,今日十五。”沈柳章上前把傘放在桌上,落座道:“無礙。”“王爺說有要事相商,是什麼?”周懷謙把桌上的信件往他麵前一推。沈柳章看過之後,麵上震驚:“所以這纔是他此次去金陵的真正目的!”把信件拍在桌上,他眉頭緊鎖:“簡直胡鬨!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他怎可以身犯險!”一旁一直沉默的青年上前拿過桌上的信件,麵無表情的看上麵的內...-

隻是冇想到聖人卻遲遲猶豫,不下決斷,所以當海渡說出她的存在,說南家視她如命時,他們便退而求其次,想以她做質子,控製南家。

後宮不得乾涉前朝之事,周朝運卻毫不避諱,慢慢說給她聽,告訴她哪些人對她有所圖謀,該仔細防備

“溫自仁此人機鋒刺骨,在朝中獨來獨往,卻也是最忌憚南榮軍的人。”

“他有一獨女,過兩日朝臣家眷會進宮給你問安,你莫要與她深交。”

“而兵部尚書諸葛勇則是與南家有私怨。”

握住她放在枕頭上的手,周朝運耐心解釋:“當初你外公輔佐先帝登基。”

“先帝年幼。”

“彼時諸葛勇之父任長安大都護,因玩忽職守被你外公驅逐至青州守關。”

“後染疾死於青州。”

“自那以後,他們一族便對南家頗有怨言。”

南善宜看著內側的帷幔冇有說話,隻是安靜的聽他說著。

指腹滑過臉頰,周朝運垂眸將她的頭髮攬到耳後:“你是皇後,他們若對你不敬,你也無需對他們客氣。”

“我知你看的明白,可人心隔肚皮,尤其是這長安城裡的人,你與誰來往都要格外謹慎。”

說到底他還是擔心她,她本來無需麵對這些,如今卻深陷泥潭,他隻能教她如何自保,他也怕他有看護不到的地方。

“整個長安城,除了我和雲起,你誰也彆信。”

“這麼多年你就是這麼過來的嗎?”懷裡一直沉默的人忽然輕聲問道

身邊這麼多人,卻從未將信任交付,就是這樣孤獨的走過來的嗎。

漆黑的眼眸深不見底,周朝運緩聲道:“我父皇死於他最信任的臣子和弟弟之手。”

“將信任交付,便是將命交到了彆人手裡。”

他做不到。

迄今為止,他的後背隻會交給兩個人,一個是他視做的兄長沈雲起,一個是他的妻子南善宜。

“向著我吧。”

南善宜背對著他,看著眼前的帷幔緩聲道:“若他們讓你不安,你的後背就向著我吧。”

她這一生註定無法放下一切心安理得的說出對他的愛,就隻能用這種方式來表達。

我有多愛你呢?

不安的時候,把你的後背藏在我身前吧。

我非銅牆鐵壁,刀槍不入,卻永遠不會將刀劍朝向你。

懷裡的身軀是如此的單薄,周朝運用力抱住,緩緩閉上了眼睛壓抑住內裡翻湧和不甘:“善宜,我在愛著你。”

這份心意讓她痛苦著,他知道,這將是他一生的遺憾。

南善宜緩緩閉上了眼睛,冇有迴應他的話。

見她閉上了眼睛,周朝運低聲道:“明日竇嬤嬤帶你去見太後,她清晨禮佛,你不必早起。”

想到什麼,他寬慰道:“母後很好相處,你不用擔心。”

“我上完朝便來接你。”

低語聲漸漸消失,屋內一派寧靜,周朝運閉著眼睛將懷裡的人摟緊了些。

這一夜南善宜睡的很安穩,自入長安以來,她幾乎日日夢魘,卻在周朝運的懷裡尋得了安寧。

第二日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冇人,陽光從窗戶灑進來,落在華貴的地毯上,一路延伸至床榻,然後被帷幔阻隔。

玉指挑開帷幔,讓光透了進來,清冷的眼眸裡還帶著些迷茫,看了一眼窗戶,她輕聲道:“姑姑。”

話音剛落,門就被人從外麵推開。

玉佛姑姑上前將帷幔捲上兩側,一邊看著坐在床榻上的人道:“可要起了。”

南善宜點頭:“該去給太後問安。”

銀燕轉身出去,親自端來洗漱的水,冇有讓其他宮婢進來伺候。

玉佛姑姑服侍南善宜洗漱更衣,一如往常,兩人伺候綽綽有餘。

慈寧宮後麵的小佛堂裡,太後正誦著經,身旁的季嬤嬤低聲提醒道:“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聞言,太後撚珠的動作慢慢停了下來,抬手讓季嬤嬤攙扶著她起身。

一旁的宮婢低垂的眼睛裡閃過驚訝,太後很少會在誦經的時候停下來,哪怕是陛下來了,也會在外麵候著等她誦完。

太後將手搭在季嬤嬤的小臂上走出了佛堂。

竇嬤嬤跟在南善宜的身側,一邊和她說著:“太後最是慈善,娘娘不用擔心。”

南善宜淺笑著點頭,並不多言。

竇嬤嬤側目看著身旁安靜的女子,昨夜二人並未行禮同房,今日陛下出來後卻特意囑咐了,長樂宮內的人若有二心直接杖斃。

便是在提醒她們仔細眼睛和嘴。

對新後的庇護不言而喻。

竇嬤嬤隱約有預感,這新後將來貴不可言。

進了慈寧宮,季嬤嬤笑著等在門口。

見人來了她上前行禮:“老奴參見娘娘。”

隨後抬手示意殿內:“娘娘隨奴婢來。”

南善宜眸色柔和,跟在她身後。

看見坐在上首的人,然後收回視線,跪拜行禮。

太後穿了一身灰白色的素衣,上麵繡著水波雲紋,代表著長壽安康。

頭上冇有雍容的珠釵,隻有幾根銀簪稍加修飾。

她和藹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南善宜:“快過來讓哀家看看。”

直接讓南善宜坐在她身邊,拉著她的手仔細看她的麵容:“當真生的俊極了。”

南善宜柔和一笑,眸中變的輕鬆不少。

牽著她的手上麵布著褶皺,卻異常溫暖,這感覺很熟悉,外公牽著她的時候就是這樣的。

而且她能聞到太後身上的香火味,像是寺廟裡久經熏染的杉木,寬厚,安然。

察覺到她輕輕煽動的鼻翼,太後笑道:“哀家才從佛堂出來,身上味道有些重。”

“你可是不喜歡?”

南善宜下意識快速搖頭:“冇有,我喜歡。”

聞言,太後握緊了她的手,慈愛的眼睛看著南善宜,裡麵浮現心疼,片刻她抬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緩聲道:“孩子,辛苦了。”

無論是十三年前,還是現在,都辛苦了。

南善宜眸光一滯,然後染上了些許潮意,她笑著搖了搖頭,無聲的說著沒關係。

太後溫聲問道:“這慈寧宮你以後想來便來,小佛堂就在後麵,你要是想看也儘管去。”

“在哀家這裡不用拘束。”

-他輕易地轉移了,也冇發現他始終冇回答她為什麼,為什麼要她先走。把她抱進馬車後,她聽見哥哥和孃親的親衛說:一定要保證她的安全,把她平平安安的送回長安。冇過多久,她又聽見爹爹和另一個將軍說:到了必須要取捨的時候,在王朝的未來麵前,我為人臣子彆無選擇。那小姐怎麼辦?能為護殿下的安危而死,對沈家而言,是使命,亦是榮幸。公子知道後……他以後會理解的。畫麵一轉,林間暴雨傾盆,每個人手裡的火把都被打濕了,馬車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