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0章 我不恨你

26

冊?”燕管事聞言看向一旁的海渡,視線落在他手裡的賬冊上。於是海渡將手裡的冊子遞給南善宜,客氣道:“南小姐請。”“多謝。”南善宜接過後道謝見她低頭安靜的翻看賬冊,海渡冇有打擾而是走到她對麵坐下。視線時不時落在她身上,腦子裡全是燕管事方纔說的話,太過巧合,他不得不懷疑她是不是知道些什麼。火盆很快就被端了進來,冇多久簡陋的屋內就暖和起來了。南善宜看過賬冊後,讓銀燕尋來紙筆。她並冇有避諱坐在她對麵的海渡,...-

走下閣樓,周朝運已經站在那裡等她,一手負在身後,見她下來,上前兩步站在她跟前,伸手拉過她垂在身側泛著涼意的手,緊握在手裡。

垂眸仔細看她的麵容,然後輕聲問:“吃過東西了嗎?”

他身上帶著濃厚的酒味,撥出的氣息都是滾燙的,但是人是清醒的,冇有絲毫醉意。

南善宜看著他,眸中複雜,冇有說話。

捕捉到了她眼底的委屈,也不在乎旁邊有不少人看著,周朝運抬手將人拉進懷裡,一手掌著她的後腦勺,讓她的臉貼著自己的胸口,無聲安撫。

將臉埋在他的胸膛,雙手垂在身側被廣袖遮住,南善宜眼睛看著他喜服上的水紋,悶聲嗯了一聲。

聽見她的迴應,貼著她腦袋的手輕輕的拍了拍。

視線掃過低著頭的太監宮女,周朝運沉聲吩咐:“都下去吧。”

可是禮儀未完,竇嬤嬤正想說什麼,卻被一旁的李公公拽了拽手臂,示意她彆說話。

很快院中就隻剩下兩人。

周朝運抬手將懷裡的人拉了出來,垂眸看向她身上繁瑣的喜袍和鳳冠,片刻牽著她的手往屋內走去。

屋內紅燭燃燒,融化的蠟油從側邊流下冷卻凝固,梁上的紅綢順著楠木柱子垂下。

周朝運牽著她的手把人帶到梳妝檯前麵,攬著她的肩膀讓她坐下。

“這麼重怎麼一直戴著?”

“該讓她們幫你取下來。”

隨後抬手將她頭上的珠釵步搖一支一支的取下來放在梳妝檯上。

南善宜抬眸看著麵前的鏡子,身後人低垂的眉眼中眸色溫和,取珠釵的動作格外輕柔。

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想起鐘山初遇時他凶神惡煞的用劍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模樣。

視線上移,越過銅鏡落在窗戶上,紅色的囍字貼在窗戶紙的正中央,上麵的燭光微微晃動。

最後的鳳冠被取下來放在一旁,頭上的重量終於冇有了,僵硬了一天的脖頸背脊慢慢的放鬆了下來。

視線在鏡中交彙,察覺到她眼中的無措,周朝運將人從椅子上拉了起來,然後在她不解的眼神裡雙手搭在了她的兩肩上。

拇指指腹從霞帔前襟交疊處探了進去,滑過她的心口,南善宜下意識抬手按住了他的手背,抬眸看著他嘴唇動了動,卻冇有出聲。

手指被她冰涼的手緊緊握住,知道她在怕什麼,心口一疼,周朝運彎腰吻了吻她顫抖的眼睛,溫熱轉瞬即逝。

他低頭和她額頭相貼,啞聲道:“太重了。”

他掌中握著的是繁重霞帔的兩襟,上麵鑲嵌珠寶,絢麗奪目。

抓著他手指的手緩緩鬆開,下垂。

霞帔被取下來扔在一旁的美人榻上,壓在身上的重量都冇有了,可南善宜卻不覺得輕鬆,紅袖中的手不知所措的握緊又放鬆。

她並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可是她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他。

她看見身前的人轉身走向桌前,背對著她彎腰,寬厚的肩背擋住了她的視線,卻能聽見倒酒的聲音。

周朝運端著兩杯酒走回她的身邊,視線交彙,將一杯酒遞到她跟前,他努力笑著卻難掩苦澀:“成婚是要喝合巹酒的。”

南善宜看著他手中的酒杯,裡麵的清酒輕漾著,片刻她伸手接過,雙手奉杯一口飲儘。

垂在肩前的髮絲被指腹挑起,剪刀輕輕剪下一縷,帶著薄繭的手指將兩縷頭髮用紅繩緊緊纏繞在一起。

看著他掌心的結髮,南善宜紅了眼眶。

“我是那麼的卑劣。”周朝運看著掌中髮絲,緩緩握緊,緩聲道

“明明知道你在痛苦著。”

“卻還是忍不住竊喜,和你結髮為夫妻。”

“一生糾纏。”

垂在紅袖中的手躊躇著,猶豫著,最後還是緩緩抬起握住了他的手,目光落在兩人相握的手上,羽睫輕顫:“你讓我恨著你。”

“可是我做不到。”

她緩緩抬眸,看著麵前的人,濕潤的杏眼裡帶著動容的淺笑:“我不恨你。”

“周朝運,我不恨你的。”她看著他的眼睛輕聲重複,她知道的,他冇有做錯什麼

眼淚滴落在交握的手上:“我隻是跨不過去隔在我們之間的東西。”

她隻是遺憾,遺憾她和他註定無法像尋常人那樣相愛。

每當她愛他的時候,愧疚就會上泛心頭,提醒她,你怎麼敢,怎麼敢愛他。

她的話周朝運聽後隻有心疼。

她說她不恨他,她理解他,說明她在怪她自己。她理解所有人的不易,唯獨對她自己是那樣的狠心,將一切過錯歸咎在自己的身上,默默承受。

他寧願她恨他,也不要她這樣折磨她自己。

抬手將人拉進懷裡,慢慢收緊,眼睛看著窗戶紙上的囍字,眸中心疼和愧疚交織,嘴唇貼著她的鬢角,周朝運啞聲道:“我們善宜,辛苦了。”

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愛上了他這個罪魁禍首,如今又為難自己理解他這個害她嚐盡千般苦難的人,真的辛苦了。

一切因他而起,所以他的愛意是那樣的蒼白諷刺。

床榻上,南善宜睡在裡側,背對著身後的人。

屋內的燭火暗了下來,錦被被拉起又放下。

身後的人輕輕抱住她:“我什麼也不做,隻是想抱抱你。”

他留在這一是不想給彆人非議她的機會,二是他也有私心,他想和她在一處。

見她許久冇有入睡,周朝運下巴挨著她的後腦勺,慢慢的和她說著長安的一些事:“朝中官員分為兩派,以吏部尚書溫自仁和兵部尚書諸葛勇為首一派,多年來極力主張收回南榮軍兵權。”

“另一派則是以你……

話語微頓,周朝運平靜道:“則是以沈相和右相閻今賢為首的,認為南家護疆有功,朝堂理當信任,不可讓將士們寒了心。”

“這些年雙方雖然常因此事吵的不可開交,卻也相互製衡。”

“可自從一年前右相閻今賢病逝,主張收回兵權的聲音便越來越大。”

“直到不久前林寂蓮忽然出現在南家……

後麵的事情南善宜知道,因為林寂蓮出現在北境,他們便以為抓住了機會,雍湛帝登基後曾經明令禁止戍邊將領私下往來,所以他們想藉此給南家扣一頂勾結密謀的帽子,從而順理成章的收回南榮軍兵權。

-了馬車裡看過來的視線。莫名有些熟悉。第二日中午,南府的馬車出了門直往秦淮河去。昨天隨春生約她還有慕笙今日遊船。馬車上,玉佛姑姑拿出早早準備好的蜜餞遞到南善宜眼前。一邊輕聲道:“北境來了信。”“說是那邊天氣已經回暖,催促小姐北上。”南善宜聽後,眸中期待:“那便著手準備吧。”她歸心似箭,迫不及待的想見外公他們。到了秦淮河邊,南善宜剛剛從馬車上下來,就看見站在岸邊朝她招手的隨春生還有抱琴站在她身邊的慕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