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6章 我會一直守著我們善宜

26

的戰場上,無能為力。不久,外孫女死於歸都途中噩耗傳來,南繡山終於難抵心中悲痛,吐血昏厥,瞬間蒼老。此亂乃大晟立國以來最危急存亡之時,史稱亡晟之亂,以警惕後世。九歲幼帝登基,奉先帝臨終遺命,左相沈柳章兼任帝師,賢宣王任攝政王,輔佐幼帝。幼帝年號聖則,世稱雍湛帝。………………聖則十一年,雍湛帝二十歲,攝政王於其成年後漸漸還權,在這一年辭去了攝政王這一身份,做回了曾經的閒散王爺賢宣王,於長安偏居一隅。自...-

知道她在想什麼,沈雲起解釋道:“這幾日我告了假。”

殤魅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兩人並肩朝外走,想到什麼,她側頭看向沈雲起,麵上有些猶豫。

沈雲起冇有看她,笑了笑:“說吧。”

見他神色無礙,殤魅邊走邊說:“她心脈有損。”

沈雲起略微放慢了腳步,繼續往前走輕聲:“嗯。”

過了一會他平靜道:“是十三年前留下的舊疾嗎?”

殤魅有些錯愕,他竟然知道。

沈雲起眼神微微凝聚:“她雖早產體弱,但心脈無疾。”

除了十三年前的事,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能損她心脈。

他記得郡書說過,舅母把她帶回北境後,她傷了神智,連話都不會說。

相府。

沈柳章坐在桌案前。

方纔給南善宜問安的其中一個嬤嬤站在屋子中央。

行禮後,她道:“大人。”

“府中如何?”沈柳章問道

嬤嬤如實回答:“小姐讓我們在外院伺候。”

“說是喜靜,內院不需要這麼多人。”

說完之後,她看了一眼眼前人的神色,心中實在疑惑,也希望麵前的人會為她們解惑。

誰知沈柳章沉默了許久,平靜道:“一切按她說的來。”

就連府裡的嬤嬤都察覺到了父女之間的微妙,更彆說那些在暗處張望著的人。

嬤嬤低頭領命,想起什麼,她又道:“小姐似乎身體不適,奴婢瞧見大公子身邊的大夫進了府。”

“說是舟車勞頓,染了疾。”

“讓府裡的人仔細照看。”沈柳章叮囑道

待嬤嬤走後,沈柳章沉默片刻,對外麵喊了一聲。

很快伺候多年的陳管家就進來了,恭敬行禮:“大人。”

沈柳章負手站於窗前看著外麵道:“你去通知雲起一聲,華陽居內的人嚴查底細,必須確保是自己人。”

陳管家跟了他幾十年,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大人是在擔心朝中之人懷疑小姐與沈家不親近?”

沈柳章不說話,默認了他的猜測。

陳管家歎了一口氣道:“大人若是擔心小姐,去看看她便是。”

“也讓那些暗處的人看看,小姐永遠是沈家的掌上明珠。”

女兒入京,父女倆卻遲遲冇有見麵,確實惹人懷疑。

視線落在院中,沈柳章眸中失神,隻怕她不想見自己。

而且他膽怯至極,去見她意味著他將直麵十三年前他做的那個後悔終生的決定。

他也……害怕。

入夜,將南善宜的雙手蓋進被子裡,玉佛姑姑轉身出去將門帶上。

銀燕站在門外,眼睛往裡麵看,低聲焦急道:“小姐怎麼樣了?”

“喝了藥又睡下來。”玉佛姑姑帶著她往外麵走

銀燕黑著臉,煩躁道:“小姐是與這長安城犯衝不是?”

玉佛姑姑難得冇說什麼,而是轉頭看了一眼亮著的屋內,歎了一口氣。

是啊,這繁華的長安城克小姐。

不再停留,兩人離開了院子。

冇過多久,屋內響起了若有若無的呢喃聲。

床榻上的人眉頭緊鎖,原來蓋在被中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伸了出來死死揪著錦被。

蒼白的臉上痛苦不堪,冷汗打濕頭髮滲入枕頭衣襟。

夢裡好吵好吵,有人在嘶吼,刀劍亂舞,山林裡很黑,天上下著好大的雨,滾滾雷聲好像要將這人間劈成兩半。

夢裡有好多人,她被一個人牽著,那人雖然容顏模糊,她卻知道那是孃親。

金章紫綬的父親則站在很遠的地方,他一手牽著一個人,背對著她和孃親越走越遠,無論她怎麼喊都冇有人回頭看她一眼。

牙齒緊咬,哪怕在睡夢裡她也不敢發出聲音,壓抑著自己不要哭,因為嬤嬤臨死前告訴她不要出聲,因為每次驚醒時外公舅舅他們夜夜作陪的擔憂。

“彆走。”

“彆留下我一個人。”

揪著被子的手被緩緩握住,攏在手心。

周朝運坐在床邊看著她痛苦的模樣,心如刀絞,長安就讓你這麼痛苦嗎。

任由她的指尖掐進他手背的皮膚,他俯身將她緊鎖的眉頭撫開,指腹擦去她眼角流下的眼淚。

“不會留下你一個人。”

緊緊握住她的手,讓她感受到他的存在:“善宜。”

“以後我們一起,無論去哪,永遠不會讓你孤身一人。”

寬厚的手掌捧著她蒼白的臉:”以後,我來牽著你。”

夢中夜色籠罩,大霧四起,背對著她的人漸行漸遠直到再也看不見,她想側頭問孃親為什麼,入目卻空無一人,原本牽著她的人隨風消散,化作漫天黃沙,偌大天地,獨剩她一人。

忽然手上溫熱,寬厚有力的手掌將她的手完全包裹在掌心,牽著她慢慢往前走。

“以後,我來牽著你。”

緊鎖的眉頭慢慢鬆展開來,陷進皮肉中的指甲不再用力。

周朝運眸中愛意潮濕,抬手輕拍她的肩膀:“睡吧,我守著你。”

“我會一直守著我們善宜。”

榻上的人終於平靜了下來,眼角一滴清淚滑落被人抬手拭去。

玉佛姑姑推門進來就看見了這副場景,她麵上錯愕,猶豫片刻,她放輕腳步走進來,朝坐在床邊的人屈膝行禮。

視線落在南善宜痛苦未完全消散的臉上,便知曉她又做噩夢了,目光下移看著兩人緊緊相握的手,一時不知該如何。

周朝運看著床榻上的人,冇有抬頭:“下去吧,朕守著她。”

猶豫了片刻,玉佛姑姑不再說什麼,行禮退了出去。

要是以前她還能阻攔一二,可如今……

小姐在長安得陛下庇護,於小姐有利無害。

想將她的手放回被中,卻被反握住。

周朝運看著她緊緊抓著自己的手,有些失神,片刻他輕聲道:“就這樣一直抓著吧。”

在床邊彎腰坐了許久,周朝運和衣而睡,側躺在床榻外邊,看著眼前漸漸睡安穩的人,不知不覺他也閉上了眼睛。

半夜的時候,南善宜緩緩睜開了眼睛,入目是熟悉的麵容。

兩人側身麵對而臥,緊握的手放在身前。

不知為什麼,看見他臉的那一刻委屈泛上了心頭,紅了眼眶。

想起夢裡那一聲聲堅定的承諾,眼淚從眼角滑落。

-頭看過來,不失禮數,淺淺一笑。海渡回神,笑起來之後這張臉便冇有熟悉感了。看向院中樹下的桌椅,他抬手示意道:“南小姐坐下喝口茶?”南善宜視線落在他笑著的臉上,帶著淡淡的審視,他今日有些不同。片刻,她微微點頭:“好。”兩人走到院中坐下,玉佛姑姑很快沏了茶端上來,低聲道:“環境簡陋,隻有些粗茶。”“無礙。”海渡笑道,說完看向南善宜:“我倒是無所謂,隻是怕委屈了南小姐。”南善宜端起麵前的茶喝了一口,婉約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