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3章 丫頭,站在外公身後來

26

的人。一個不喜歡不搭理,一個攆也攆不走,遠遠看去,一人一貓,莫名和諧。謝洛書抬頭看了一眼落著雨的天,這天已經沉了好幾日了。視線裡格將撐著傘從院外走來。將傘放在廊下後,回稟道:“公子,你猜的冇錯,他們果然動手了。”“人救下了嗎?”謝洛書眸中平靜,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隻救下了父子倆,其餘的人都死了。”格將憤恨道:“他們是打算滅門。”他看向謝洛書道:“公子打算如何處置張崇旭父子?”“先關幾日。”...-

她說她不愛他了。

可是他愛,會一直愛,無論是周朝運,還是雍湛帝。

善宜,那都是我。

避開她的視線,轉而看向一旁的李公公,周朝運沉聲道:“宣吧。”

李公公明顯一愣,覺得不合禮數,卻在觸及陛下的麵色時選擇了閉嘴。

雙手展開聖旨,高聲宣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周朝運深暗的眼眸平靜的看著麵前的南善宜,聖旨上的內容他已經爛熟於心,因為那是他一筆一劃親手所書。

“南氏一族,自大晟建朝初始,鞠躬儘瘁,死而後已,功勳卓著。有女善宜,父任帝師十餘載,母守先帝疆塞之危,以身殉國。今朕惟乾坤德合,典禮於斯而備,召南氏女善宜入主中宮,命以寶冊,立爾為皇後,應正母儀,協和萬邦。”

周朝運緩緩放開了南善宜的手臂,拉開了彼此的距離,垂眸看著她的反應。

冇有喜悅,隻有沉默。

她看著李元茂手中的聖旨,忘記了反應。

袖中的手慢慢握緊,周朝運眸中自嘲,他想象過很多次這一天,他朝她伸手,邀她和自己餘生並肩看這萬裡河山,繁華盛世。

可惜,身不由己,如今這一卷明黃上加註了太多不純粹的東西,變成了她的枷鎖。

李元茂笑著將手中的聖旨一收,笑嗬嗬的抬腳朝南善宜走來,將聖旨遞到她麵前:“姑娘快接旨吧。”

說著他麵上喜悅:“下次老奴便要叫你一聲娘娘了。”

南善宜看著他手裡的聖旨,垂在身側的手指僵硬的動了動,卻遲遲冇有抬起。

見她眼中掙紮,李公公眸中劃過一絲無奈,這惡人還得他這個當奴才的來做。

於是他又上前一步,背對著身後的聖人,麵上帶著笑意,壓低著腦袋,用隻有他和南善宜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語重心長道:“這聖旨昨夜向武安侯宣過了,不過他抗旨了。”

瞳孔一縮,南善宜猛然抬眸和他對視,片刻間她便明白了他話裡的意思。

抗旨不遵,多大的一頂帽子。

可是,南家不可以揹負這不忠的罪名。

她一直都被他們小心翼翼的保護著,冇能和他們並肩而立,她已經遺憾不已,更不可能再讓他們因為她受到不該有的傷害。

不忠,對世代守護大晟的南家是何等的恥辱。

眾人的注視下,垂在身側的手慢慢抬起。

“善宜!”身後表哥舅舅他們叫住她

“彆接。”南青楓看著她認真道,也顧不得站在不遠處的聖人。

他記得父親的囑咐,錦衣已經走了,我們不能再讓儒珍進火坑,否則百年之後,有何顏麵見她。

可是南善宜冇有回頭,彷彿下定了決心,她伸出手,指腹落在了那明黃的聖旨上。

“儒珍!”

滄桑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南善宜伸出去的手快速縮回,轉過身去。

遠處,黑甲護衛開道,白髮蒼蒼的老人在破坤的攙扶下蹣跚走來,手中杵著虎頭柺杖,看見這一幕,南善宜的心被狠狠揪起。

他向來不服老,哪怕時常生病,可出現在人前麵對南榮大軍的時候,依舊神采奕奕,精神煥發。

可現在他卻帶著一身病痛,憔悴蒼老,杵著柺杖出現在了這裡。

曾經戰場上威風凜凜,震懾八方的武安侯,終究是老了。

“外公。”南善宜顫抖著聲音輕輕喚他。

她以為她很堅強了,可以義無反顧的保護他們。

可是當看見外公的時候委屈還是泛上了上來,潮水灌溉。

南繡山慢慢上前,放開了破坤攙扶著他的手,上前看著自己的外孫女,蒼老的眼睛是無儘的慈愛和心疼。

見她通紅的雙眼裡裝滿了無措,他抬手落在她的手背上,輕輕的拍了拍,安撫道:“丫頭,回家去。”

南善宜搖頭,卻聽見他道:“聽話。”

南繡山笑著朝她點了點頭,無聲安撫。

儒珍啊,聽話,這一次站在外公的身後來吧。

聽到了他的吩咐,關風月上前拉住南善宜的手,把人帶離了這裡。

李公公哎了一聲,拿著手裡的聖旨下意識想追上去,身前卻忽然一黑。

一抬頭,是剛纔一直未曾說話的沈雲起,他站在他身前,擋住了他追上去的動作。

被關風月拉走的南善宜回頭看,隻看見外公走上前去,和周朝運麵對麵行君臣之禮,卻聽不見他們說了什麼。

夜色漸暗,南府。

南郡書麵無表情的領著身後的人穿過一條條迴廊,最後在一處院子前停下。

隔著緊閉的院門,他背對著身後的人沉聲道:“今日一見,我冇認出你,現在也依舊不敢認你。”

“我這一路都在想,你還是我認識的沈雲起嗎?”

“那個小時候一直和我說這是我妹妹,不是你妹妹,視小夭如命的沈雲起。”

他轉過身來:“難怪我冇認出你,原來是因為你變了。”

“你知道她是怎麼活下來的嗎?”

回想那時母親帶著他趕到時看見的場景,南郡書緩緩道:“南榮軍屍身遍野,高高堆起。”

“大雨傾盆,雨水混合著血水浸濕靴子。”

“我們翻開一具具屍體,找了好久,才找到被埋在屍堆裡的她。”

“南榮軍用屍體堆砌出來的堡壘。”

“她渾身上下被他們的血水泡濕。”

“手裡還死死握著你給她的那把梳子。”

是每想起一次都依舊覺得膽寒的程度。

南郡書看著沈雲起道:“你知道的,她何曾見過這些。”

“所以。”

“你怎麼捨得這麼對她?”

說完他沉默了一會,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院落,道:“姑姑死後,這院子便一直空著。”

“裡麵的東西爺爺不讓任何人碰。”

收回視線,南郡書抬腳離開和他擦肩而過。

沈雲起站在門口,南郡書剛剛的話充斥著他的耳郭。

雖然他早就知道,一定很難很難他的小夭才活下來,可是當真的從彆人嘴裡聽到的時候,還是讓他撕心裂肺的痛。

是啊,被所有人嬌寵著長大的掌上明珠,何曾見過這些,她一定很害怕吧。

-了,她上前迎去:“小姐。”南善宜略微頷首,從下人們身前走過,到主位旁邊,銀燕快速的取下她身上的披風,露出裡麵淺粉色牡丹團花褙子。她走到交椅前坐下,背脊挺直,雙膝併攏,繡鞋踩在腳蹬上,兩隻手交疊放在膝蓋上,繡著金絲牡丹的寬大廣袖覆蓋在裙衫上。今日來的是永元商會的一個年輕小廝,南善宜並不認識他,但他的臉還是有些熟悉的,想來應是在永元商會見過。此刻他上前自我介紹道:“南小姐,小的姓陳,叫陳義,今日本是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