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1章 儒珍,跟舅母回家

26

故土長安一次。”“就連先帝駕崩我都未曾回朝。”目光落在謝洛書方纔插旗的地方,隨將軍被歲月浸潤過的眸子裡是赤膽忠心:“因為龍鱗水師何其重要!”“如今世子卻張口就敢和我要它,僅僅一個寧國公府世子的身份,區區黃口小兒,你怎麼敢?”“哪怕寧國公親至,也不敢這樣與我說話。”他站直身子,轉身看向謝洛書,緩緩朝他靠近兩步,毫不避讓的和他對視:“天下誰人不知,能調動龍鱗水師的除了我隨錫滿,隻有一人!”“想要龍鱗水...-

之前在金陵打理永元商會時她還不覺得有些什麼,可是此刻看著將士們的笑顏,她忽然明白了舅母為何這麼重視永元商會。

也明白了她那句:“他們以命相托,怎敢辜負。”

原來永元商會所做一切,不過略儘綿薄,允於支援。

三天兩夜,轉瞬即逝。

南善宜的眼睛看過了許多她未曾看過的景色。

於大漠騎馬奔騰,於江河邊和女娘們嬉戲打鬨,短短幾日,她從那眾人眼中的隻可遠觀的人,變成了笑著穿梭過軍隊時此起彼伏的“善宜小姐。”

回程的路上,南善宜冇有再和南郡書並肩前行,而是略慢他一些,騎著馬和將士們走在一起。

聽他們說著這些年有趣的見聞,她話並不多,大多數時候就是淺笑著,安靜的聽著。

遠遠的已經能看見浮屠城的城門。

大家都意猶未儘,其中一個人道:“下次巡防我們往東邊走,那裡有大草原。”

“很漂亮,善宜小姐一定要和我們一起。”

南善宜笑著點頭答應:“好。”

前麵的南郡書聽見他們的對話,回頭看了過來。

南善宜偏頭朝他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說:你看,他們都願意帶我,你下次不能拒絕我了。

南郡書寵溺一笑,無奈搖頭,心中卻很欣慰。

她在金陵時,每年都會回來一次,他卻總覺得她不開心,時刻上揚的嘴角更像是做給他們看的。

想告訴他們這些在北境的人,她過的很好。

此刻她眼睛裡明媚的笑意比落日的餘暉還要耀眼,南郡書很高興,南家的掌上明珠就該是這樣的,一直快樂,一直幸福。

軍隊離城門口越來越近,南善宜今日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裙,在人群中間格外的顯眼,身下白馬健碩,她單薄的背脊挺直不晃。

離開時的帷帽不知道被她放在了哪裡,眼光刺眼,她抬手遮在額前。

她眯著眼睛,麵上洋溢著笑容。

卻不知道,這一切都被城牆上的人儘收眼底。

盤龍金冠將頭髮一絲不苟的束起,挺拔的身軀被繡著金色五爪升龍的黑金長袍攏住,一手負於身後一手置於身前。

冷硬如鐵的臉上是剋製的動容,漆黑的眼眸裡濕意泛泛,卻又被掙紮著壓下,周朝運放在身前的手用力握緊,若思念有聲,她是否在這遼闊無垠的北境上聽見他在想她。

如今南風正盛,可有把他的思念帶到她的身邊。

從軍隊出現在視野裡時他就在看著她了,看著她慢慢靠近,漸漸清晰。

看她坐在馬背上,一手拉著韁繩,一手遮在額前擋住刺眼的陽光,陽光從她的指縫中漏出,落在她笑意盈盈的眉眼上。

她未戴珠釵,半綰的發間白綢在身後飄動,彎月眉下的眼睛靈動柔和。

少了幾分金陵時的矜貴不可冒犯,多了幾分他未曾見過的她在這個年紀該有的活潑。

在周朝運側後方一步,沈雲起看著下麵,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握劍。

昨日傍晚抵達浮屠城,見過外公後他一夜未睡,在這城牆上站了一夜,聽到很多人不確定的叫他一聲“小公子。”

回憶著曾經的記憶,這長長的城牆他跑過無數遍,哪怕是如今,閉著眼睛他應該也不會摔倒。

南善宜的笑容映照在他的眼睛裡,握緊了那捲藏在袖中的一抹明黃,他隻覺得痛苦,他不像一個哥哥,更像是她的仇人,一個不允許她幸福的仇人。

“雲起,朕該怎麼說出口?”周朝運看著下麵,自嘲一笑

沈雲起眼眶通紅,最終側過頭去,移開視線不忍再看。

周朝運雙眸緩緩閉上,再睜開時,已經做了某種決定。

這個惡人便讓他來做,這個訊息可以是任何人來告知她,唯獨不能是沈雲起。

雲起已經夠痛苦的了。

看著她的笑顏,周朝運想,是噩耗吧。

善宜,這對你來說是噩耗吧?

因為我是你苦苦掙紮,拚了命想逃脫的,讓你痛苦的命。

走在前麵的南郡書視線隨意上移,先看見了城牆上未曾見過的人。

麵上疑惑,正欲回頭和後麵的善宜和鈺霜說,卻忽然看見了在城門內等著他們的父親和母親。

一時忘記了,他驅馬上前,翻身下馬,走到父親麵前,行禮:“爹,娘。”

梁鈺霜則走到南善宜馬的旁邊,朝她伸手。

南善宜將手放在她的手裡,翻身下馬,然後提著裙襬高興的朝南青楓快步走去:“舅舅!舅母!”

說完還看了看他們的身後,然後柔聲道:“外公呢?他不是說了會來迎我的嗎?”

南青楓看著麵前的丫頭,想到昨夜怒急攻心的父親,隻覺心痛。

他就這麼看著她,眸中的悲痛無法隱藏,溢了出來。

南善宜才走近,關風月便快速上前拉住她的手,緊緊的握著。

夫妻二人都不對勁,察哪怕極力掩飾,南善宜還是察覺到了不對,心中一緊,反握住關風月的手:“怎麼了,舅母?”

想起父親的囑咐,南青楓壓下萬千惆悵,夫妻二人對視一眼,關風月二話不說拉著南善宜的手轉頭就走:“儒珍,跟舅母回家。”

南青楓亦看向一旁的梁鈺霜,嚴肅道:“霜兒,你送她們回府。”

“莫要耽擱。”

他麵上嚴肅,幾人都是不解,南郡書蹙著眉問道:“爹,娘,發生什麼了?”

人多眼雜,南青楓不欲多說,隻是看向自己的夫人道:“送她回去,好好在府中待著。”

南善宜被關風月扯著,步下踉蹌的跟著她慌亂的腳步。

剛想問到底發生了什麼,卻在抬眸間和站在數丈高的登城踏步的階梯上的人對視。

腳下一頓,整個人如遭雷擊。

她不動,關風月回頭去看,卻見她微仰著頭看向城門邊上,睫毛微微顫動。

順著她的視線,關風月看見了階梯上的兩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她一把將南善宜拽到自己的身後,麵色難看的看著上麵的人。

居高臨下的對視,脖子痠痛的厲害,南善宜卻什麼都感受不到。

在這一瞬間她想了很多,又好像什麼都冇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從上麵慢慢走下來的人。

-嘞。”小丫頭一直跑,她腳下的那條路看不見儘頭。畫麵一轉,一群人圍著床榻,剛剛還在奔跑的小丫頭躺在上麵,臉蛋紅撲撲的。床邊老人臉上焦急擔憂,追問大夫:“怎麼樣?”旁邊身穿軟甲紅衣的女子,眉眼英氣逼人,不悅道:“爹你怎麼能讓她喝酒呢?她纔多大?”老人著急解釋:“那是給我自己喝的,我一轉眼的功夫這丫頭就倒進嘴裡了!”“手快的跟你小時候一模一樣!”一個接一個的畫麵在謝洛書夢裡掠過,像是死前走馬燈,那些他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