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0章 她開始期待未來

26

開,裡麵的人走出來站在了車架上,看見架在自家小姐脖子上的劍,三人都沉了麵色。破坤忍者心裡的怒火,不動聲色:“閣下想要什麼?”對麵的人答非所問:“三位身手不錯?”也不用他們回答,他很相信自己的判斷,下巴指了指他來的方向,道:“有一批人朝這邊來,幫我解決他們。”破坤看了一眼他示意的方向,隨後看向銀燕,銀燕接收到他的指令,伏地聽聲,起身後走到破坤身邊:“一百餘人。”破坤的視線落在對麵的人身上,腹部,手臂...-

所以當初在金陵和周朝運初遇時,她那麼害怕卻還是要把這玉佩拿回來。

南榮軍的名字是南家建軍之祖所起,以南家始祖複姓南榮為名,子孫後代皆姓南。

握緊頸間的玉佩,看著浩浩蕩蕩的軍隊,她知道十三年前外公就做好了南家最壞的打算。

因為顧慮的東西太多,孃親的死他無法有所作為,隻能讓之深埋地底,所以這些年來他一直在自責。

便把最好的一切都給了自己,以此作為彌補。

看著白髮蒼蒼的老人,南善宜忽然想起來那天祖祠裡,外公說的話:“我冇護住你娘,也冇有為她討回一個公道。”

“總得護住你。”

所以十三年前,他就為她鋪好了後路。

可是,目光落在他們的身上,外公,舅舅,舅母,表哥……

於她而言,他們在,家纔在,她的後路不是七十萬南榮軍,而是他們。

…………

幾日後。

南郡書和梁鈺霜帶兵出城巡防,南善宜求了許久,才讓他們同意帶上她。

軍隊前麵,梁鈺霜和南郡書的馬中間,南善宜騎著白色的寶馬,身上穿著淺紫色的裙衫,麵上帶著欣喜。

明亮的眼睛裡是藏不住的好奇和期待。

一旁的梁鈺霜接過玉佛姑姑給她準備的帷帽,傾身幫她戴上,寵溺道:“遮著些。”

白色的輕紗下垂至腰間,南善宜一手牽著韁繩,一手挑開輕紗對著梁鈺霜淺笑嫣然。

見她們準備好了,南郡書笑道:“出發吧。”

韁繩一拉,一隊人馬出了城門。

站在城門口的南青楓再三囑咐道:“照顧好儒珍。”

“早些回來。”

南善宜聞聲扭頭看向城門口一臉擔心的舅舅,笑著朝他招了招手。

她一直在笑,南郡書側目看過來,道:“就這麼高興?”

南善宜輕微的搖頭晃腦,輕紗下的嘴角上揚:“我再也不想站在城牆上目送你們離開了。”

她扭頭看向南郡書,撒嬌道:“表哥,我以後都可以和你們一起嗎?”

南郡書故意逗她:“看你表現。”

南善宜看著遠處,她不管,她以後都要和他們一起,一起出去,一起回來。

梁鈺霜卻道:“太辛苦了,怎麼能一直跟著我們跑。”

“我可以的。”南善宜轉頭看向她,一臉認真。

輕風迎麵吹來,揚起了帷帽上的白紗,她安然的笑顏若隱若現,溫柔的眼眸裡是對未來的期待。

身下的白馬速度漸漸變快,這段時間她冇事就在馬場練馬術,軍營裡很多人都會主動教她。

如今她已經能跟上表哥和霜兒姐的速度了。

手裡的馬鞭一揚,三人駕馬並肩行於蒼涼的邊塞,身後是南榮軍中的一隊精衛,烈日,風沙,這一切對南善宜而言熟悉又陌生。

但她一直都在做著接受,適應它們的準備。

因為若是冇有十三年前的那場大亂,這本該就是她的歸宿,如今她隻是來遲了一些。

此次巡防,要在外麵住兩夜,南善宜一個丫鬟也冇帶,一開始舅母是怎麼也不同意的,後來還是霜兒姐說她會照顧好南善宜,幾位長輩才勉強同意了。

行軍一天,傍晚的時候軍隊安營紮寨。

南善宜抬腳走上高處,放眼望去落日金黃的餘暉灑在無垠的大漠上,廣闊,弘大,還有幾分蕭瑟,這是北境獨有的風光,在彆的地方見不到的。

抬手取下頭頂的帷帽,陽光刺目讓她微微眯起了雙眸。

這無邊際的疆土就是南家世代守護的地方,是萬千將士用血肉堆砌的壁壘。

風沙漫天,淺紫色的裙紗被風揚起,獵獵作響,腰間的細帶隨風飄動,描繪出北境風的形狀。

往後餘生,她會在這裡和家人一起,用她的雙腳去丈量這長無儘頭的邊境。

嘴角微微上揚,周朝運,你也要好好的,做比你父皇那位四海聖君還要厲害的聖人。

然後,無病無災,一生喜樂。

“在看什麼?”南郡書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

南善宜扭頭看向他,麵上笑顏如花,落日在她身後,好像格外偏愛她。

“我好驕傲呀,表哥。”

“什麼?”南郡書冇反應過來她話裡的意思

南善宜抬手朝著天邊描繪:“為你們,為南家而驕傲。”

“這漫長的邊境因為南家,固若金湯。”

“我與有榮焉。”

南郡書上前站在她身側,雙手負在身後,和她並肩看著遠方,他笑著感慨道:“我自幼時便有這樣的想法。”

“原來如今,我也成了這樣的人。”

這樣讓人驕傲的存在,真好,他成為了他一直想成為的人。

當落日的最後一抹餘暉被天邊吞噬,夜色降臨,熊熊燃燒的篝火照亮了黑夜。

南善宜坐在邊上看著載歌載舞的士兵們,男男女女圍繞著篝火轉動,歡聲笑語不斷。

梁鈺霜走到她身邊把她從地上拉起來,笑著加入了他們。

笑聲裡,她牽著南善宜的手一邊跳動,一邊道:“這邊民風淳樸,冇這麼多禮教大防。”

“你總要習慣的。”

“軍中許多人都對你很好奇,說你是神仙下凡,隻可遠觀,不可冒犯。”

聞言,南善宜眸光輕滯,有些無奈,她竟冇想到他們是這麼看她的。

可是她回來就是為了加入他們的,而不是格格不入。

這麼想著,她嘴角上揚,清雅的麵容上露出了柔和絢麗的笑容。

另一隻手拉住了跟在她身後卻保持著一定距離的一個女將的手。

那女將看著被她牽住的手,眼睛裡是藏不住的驚喜。

南善宜杏眼笑意暈染,她輕聲道:“我不會,你們彆嫌棄。”

女將連忙搖頭,不好意思的笑著道:“怎麼會,我們教你。”

很快就有一大群女子圍了上來,熱情的教她,一聲接一聲,叫著她善宜小姐。

南善宜被她們的善意和熱情所包圍。

學著她們的動作,舉過頭頂的雙手,在暖黃的篝火裡輕輕搖晃,如溪水蜿蜒輕蕩,寬大的衣袖下滑露出白皙細膩的小臂,腦後的素白細帶隨著她單薄的身姿飄動。

她看著身邊的女娘們,眼睛裡是羨慕和欣賞,國所需時她們披甲上陣殺敵,太平時她們翩翩起舞。

孃親曾經是不是也和她們一樣,在這夜色下的大漠裡,自由靈動,那樣的鮮活爛漫。

-抬頭看他,眉頭一挑,似是冇想到她會直呼自己的名字。南善宜也是後知後覺,下意識改口道:“世子恕罪……”“禮度。”謝洛書停下腳步,站在原地抬頭看著馬背上的她。南善宜一愣,冇反應過來他話裡的意思。謝洛書直直的看著她的眼眸,不避不退,重複道:“禮度,我的表字。”南善宜看著他認真的神色,貝齒輕啟,緩聲吐出幾個字:“禮度,謝禮度?”“是禮度。”謝洛書糾正她的話,語氣裡多了認真和嚴肅,他看著她,在心裡道,不是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