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5章 他們有共同想保護的人

26

好了,銀燕,你彆逗破坤了。”說話的是另一個年紀大一些的女子,她朝火堆邊走過來,把手裡的匕首遞給銀燕:“用這個。”銀燕接過匕首,叫了一聲:“玉佛姑姑。”然後視線越過玉佛姑姑看向懸崖邊上靠在躺椅上曬太陽打盹的女子,問道:“那裡到底有什麼好看的,讓小姐坐了這麼久?”懸崖邊上的女子,身著一襲水藍色廣袖華服,麵朝懸崖,身前即為萬丈深淵,卻不見膽怯,目視無垠青山,周身氣質如罕見人際的幽穀中的一汪清泉,婉約安寧...-

越是居高位,大權在握,越是被人虎視眈眈的盯著。

垂涎著南榮軍的不僅僅是長安,還有塞外匈奴。

這些年,大到南境林家,金陵龍鱗水師,小到各個州郡,所有兵權高度集中於中央帝王手中。

而唯一例外的南榮軍自然引得多方關注。

暗中那些人也很好奇,雍湛帝握權後如此大刀闊斧的改革收回兵權,為什麼唯獨對南家遲遲不動手。

明明南榮軍纔是最該讓帝王忌憚的存在。

怒火攻心,南繡山忽然劇烈咳嗽,曾經偉岸的身軀已見佝僂,南青楓忙上前奉茶:“父親。”

平複下咳嗽,南繡山看著南青楓,悵然道:“南家數百年清譽,容不得半點損害。”

“南家人可以死在禦敵守疆的戰場上,但不能死於不忠。”

南青楓低頭,麵上堅毅:“兒子明白。”

這也是他自出生起就被教導著的。

…………

南善宜回到自己的院子裡,銀燕正在倒弄著花瓶。

見她回來,銀燕笑道:“小姐你快看。”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南善宜看見了一大束紫色的花,有些驚喜:“這是什麼?”

邊塞並不像江南,四季花不敗。

銀燕解釋道:“鈺霜將軍送來的,說是巡防的時候看見的。”

“我們正準備把它插起來,能放久一些。”

南善宜上前接過玉佛姑姑手裡的剪刀:“我來吧。”

安靜低眉插花,銀燕想到什麼,忽然隨口一提道:“我拿著花進來的時候遇見林公子了。”

她感歎道:“我冇想到少將軍還會有林公子這樣的朋友。”

她斟酌著描繪的話語:“就是……文弱書生,坐在明鏡高堂裡,風吹不著,雨淋不著,那雙手該是用來握筆,指點江山的。”

“我還以為少將軍的朋友都是武將呢。”

“不過說來也奇怪,我前幾天聽少將軍身邊的盧生說,林公子未曾入仕。”

她感歎道:“我之前瞧著,還以為他官拜幾何了呢。”

南善宜低眸安寧:“你這麼關心人家入不入仕做什麼?”

銀燕擺弄著手裡的花,一邊道:“我覺得林公子喜歡小姐。”

“可他又不能武,又無官職,雖然生的俊俏,可配小姐還是差了些。”

南善宜修剪花枝的動作不停,將手裡的花枝修剪好插入花瓶中後,她才抬眸看向銀燕:“慎言。”

眸中平靜安然,冇有羞怯懊惱,讓人看出來她的認真。

她繼續緩聲道:“這些話不要再說,若是外公知曉怕是要軍法處置了。”

銀燕不解:“為什麼?”

她瞧著老侯爺挺滿意林公子的。

南善宜冇有回答她的疑惑,重新拿起一枝花慢慢修剪:“記住我的話便好。”

“若是再讓我聽見,我第一個處置你。”

她冇有看銀燕,銀燕卻聽出了她的認真,小姐冇有在和她開玩笑。

立馬點頭道:“銀燕明白。”

將花全部插好後,南善宜放下剪刀,滿意的看了一圈,確定冇什麼問題後,她纔對銀燕道:“放在屋裡吧。”

銀燕上前抱起花瓶朝屋內走去。

南善宜看著她蹦蹦跳跳冇個正形的背影。

神色平靜,她不允許任何人將南家置於險境,她也會拚儘全力守護這些視她如珍寶的人。

至於林寂蓮……

睫毛微抬,她對他無意,之前冇有,現在冇有,以後也不會有。

因為,她一開始就大概猜到了他是誰。

無論是她自己,還是南家,獨善其身,隻求自保。

…………

長安,天邊已經大亮。

下早朝的路上,百官惶恐戰戰兢兢。

自開春以來,禦史台內的前金陵知府杜廣升陸陸續續的抖出了不少藏在暗處的逆黨官員,隔一段時間就有朝臣被捕,審訊之後牽扯出同黨,然後血濺皇城西南隅獨柳樹處。

曆代以來,那裡斬首的人都是高官謀逆之賊也,所示之眾則是滿朝文武百官。

整個長安籠罩著天子的怒火,在他眼皮子底下竟然有人敢勾結罪臣周戈炎,這簡直是在打天子的顏麵。

畢竟,那是害死先帝的罪魁禍首。

凡謀逆者,誅九族,曝屍於野,這是天子今日上朝時所說的話。

禦書房內。

周朝運將手中批閱過的奏摺放在一旁,重新批閱另一份。

下首,周懷謙端著茶盞輕抿了一口,然後放在一旁,看向龍椅上的人道:“這些時日長安死太多人了,人心惶惶,於陛下不利。”

周朝運低頭看奏摺,無動於衷:“皇叔說過,斬草要除根。”

“朕不喜歡養虎為患。”

被他噎的說不出話,周懷謙動了動嘴卻不知道說什麼。

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當初那件事。

當初,少帝十二歲,身邊有一伴讀,是禮部尚書之子,可是後來卻查出先帝駕崩前,禮部尚書曾與康王有來往。

當時輔佐少帝的攝政王很快下旨,九族入獄,即日斬首。

十二歲的少帝問過他:“皇叔,可不可以饒他一命。”

當時的周懷謙是怎麼回答的?

“仁慈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的,斬草不除根,無異於養虎為患。”

“陛下不要回頭,不要猶豫,否則就會一退再退,不斷縱容。”

視線終於從奏摺上抬起,周朝運看著下麵的周懷謙道:“朕以鐵腕聞世。”

“如今提仁慈是否太晚了。”

叔侄平靜對視,周朝運眸色幽深,語氣淡然:“皇叔說過,朕為聖人,聖人是不會有錯的。”

片刻,周懷謙回答道:“陛下說的對,聖人是不會有錯的。”

哪怕是錯的也要變成對的。

沉默對視間,外麵忽然響起了李公公的聲音:“陛下,幾位大人來了。”

收回視線落在屋外,周朝運沉聲道:“宣。”

很快,幾人就進了禦書房內,下跪行禮。

為首的是沈相和吏部尚書溫自仁,跟在他們後麵的還有幾位朝中重臣,沈雲起則跟在最後麵,他官職雖高,年紀卻是最小的。

免禮之後,沈雲起手中握劍麵無表情站於一側,他也是百官中唯一一個可以握劍步於聖人身邊的人。

起身的時候,他的視線和上首的周朝運短暫交彙,然後兩人都若無其事的移開,在金陵發生的事被埋藏起,心照不宣,他們有共同想保護的人。

-起那天離開時模糊察覺到的視線,原來他離開的時候,他的小夭就在那裡看著他。可自己就這麼走了。在台階上席地而坐,雙手搭在膝蓋上,沈雲起低著頭,眼睛裡是不受他控製的眼淚。她明明有好多次機會可以叫住他的,卻任由他離開錯過。她不想見他,小夭不想見他。想問她是不是恨著哥哥,卻又不敢問,怎麼能不恨。畢竟當初是他向父親請命讓自己假扮太子的,可是最後被捨棄的卻是小夭。無論如何,是他提議的。這麼多年,他總在想,若他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