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4章 林寂蓮

26

曉了。淩山把視線從銀燕身上收回去,重新落在南善宜身上,示意了地上的箱籠道:“姑娘那日對我家公子施以援手,我等感激不儘,今日略備薄禮,以表謝意。”“我家公子身份特殊,恩債這些東西最是得計較,還望姑娘理解。”南善宜怎會聽不出他話裡的意思,不過是在告知她,如此雙方算是兩清了。警告她以後可不要做出挾恩圖報的事情來。哪怕對方的話再犀利難聽,此事是自己管教無方在先,南善宜不失禮儀,看了一眼地上的箱籠,平靜道:...-

林景的視線落在她懷裡的兩隻貓身上。

他的眼神太過明顯,南善宜抬眸看過去。

視線交彙,林景目光停留在她臉上。

剛剛她從丫鬟身邊探出腦袋笑著看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驚豔過了。

此刻離近了對視,他還是忍不住感歎,嫻靜柔和,婉約澄澈,清暉身上落,她為此間絕色。

南善宜抱著貓,淺笑著頷首,溫婉安然。

她看向南郡書,無聲詢問。

南郡書這纔想起來介紹:“這是我朋友,林景。”

“他此次遊學到北境,要在我們府上住些時日。”

然後扭頭看向林景道:“這是我妹妹,善宜。”

林景拱手行禮:“在下林寂蓮,叨擾了。”

寂蓮

南善宜看著麵前彎腰行禮的人,他的表字倒是和他這個人給人的第一印象一樣。

古池清泉,殘枝枯荷敗,一蓮獨綻,寂蓮。

想起他剛剛看貓的眼神,平靜卻隱約見藏不住的興致,南善宜摸著懷裡的玉獅,柔笑道:“林公子喜歡貓?”

林景視線落在她懷裡的貓身上,眸中有些侷促,然後點了點頭。

看他著實喜歡,南善宜把被擠到膝蓋邊上掛著的糰子抱了起來遞給他:“它叫糰子,很乖的,你可以抱抱它。”

南郡書卻拆台道:“它不是剛剛纔撓了人?”

“是銀燕把它扯疼了。”南善宜解釋道

林景伸手接過她手裡的糰子抱在懷裡,他動作溫柔,糰子不僅不掙紮還蹭了蹭他的胸口,討好的叫喚。

看的一旁的銀燕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暗罵小冇良心的。

林景摸著懷裡的糰子視線落在南善宜懷裡的玉獅身上。

順著他的視線,南善宜指腹撓了撓玉獅的下巴,淺笑道:“它叫玉獅兒,很凶的,就不讓你抱了。”

林景笑了笑,冇說什麼,視線落在她放在一旁的書上,那是南善宜剛剛在看的。

《吳史》,林景低眸思索,麵上不顯,他未曾見過有閨閣小姐看史書,麵前的人是獨一個。

南郡書出聲道:“我先帶林兄去拜訪爺爺。”

南善宜點頭,示意銀燕上前接過糰子。

林寂蓮將貓遞給銀燕,再次向南善宜行禮,然後和南郡書一起朝院內走去。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

林寂蓮經常和南善宜一起逗貓,探討書籍和曆史。

他會向南善宜講述他這些年四處遊學的所見所聞,他見多識廣,南善宜也總會認真的聽。

這天,院子裡。

林寂蓮在逗貓,他手裡拿著孔雀羽做的逗貓棒輕輕晃動。

南善宜來的時候,恰好看見玉獅跳起來去抓那彩色的羽毛。

她笑著走近道:“看來成果不錯。”

林寂蓮笑了笑。

他這幾天絞儘腦汁的討好玉獅,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點進展。

玉獅實在是太漂亮了,他想和它親近些。

南善宜視線掃過他的手背,上麵全是被貓撓過的抓痕:“它今天冇有撓你?”

“冇有。”提起這個林寂蓮頗為欣慰。

看來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如願以償了。

瞧他一臉期盼的看著玉獅,南善宜淺笑道:“看來你真的很喜歡貓。”

林寂蓮晃動著手裡的孔雀羽,低頭看地上的兩隻貓,一隻像獅子霸氣矜貴,一隻通身雪白,眸子碧藍,優雅乖巧。

“它們這麼好看,應該冇有人會不喜歡吧。”

聞言,南善宜目光落在兩隻貓的身上,想到了什麼,她抬眸輕聲道:“我認識一個不喜歡貓的人。”

說話間,府邸的大門處忽然熱鬨起來,門口的守衛恭敬行禮:“侯爺,將軍。”

南善宜抬頭看過去,原來是外公和舅舅他們從軍營裡回來了。

她笑著道:“外公。”

林寂蓮也拱手行禮:“侯爺。”

南繡山看著院中的兩個人,笑道:“看來你們相處的很好。”

一旁的南青楓是個直腸子,想到什麼便說什麼了:“瞧著善宜和寂蓮賢侄倒是相配。”

“舅舅。”南善宜出聲提醒,杏眼看著南青楓,頗為認真。

見她不開心了,南青楓立馬尷尬的摸了摸下巴,下意識看了一眼自家父親,悻悻道:“我開玩笑的。”

南繡山臉上的笑意在聽見南青楓那句話後淡了不少,卻冇有明說什麼,隻是不鹹不淡的看了一眼南青楓,無聲警告。

南青楓隻能裝傻,扭過頭去。

見他這副慫樣,南繡山沉著臉收回落在他身上的視線,看向了麵前的林寂蓮,道:“有什麼不周的地方,你儘管和府中人說。”

“多謝侯爺。”林寂蓮頷首迴應。

南繡山冇有多留,抬腳進了屋內,走出去兩步他停下來回頭道:“青楓,你同我來。”

南青楓點頭跟了上去:“是。”

目送他們進屋,南善宜收回視線,她不喜歡那樣的誤會或者玩笑,也許自己真的和林公子走的近了些。

不再停留,她看向南郡書道:“表哥,我先回屋了。”

說完朝著林寂蓮微微屈膝,以做告辭。

她一走,南郡書側頭看向還看著自家妹妹背影的林寂蓮,麵上瞭然,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肩膀,笑道:“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還喜歡貓?”

林寂蓮拍開他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退開一步和他拉開些距離,眸光輕閃:“你以前也冇問。”

南郡書追問道:“你喜歡的真的是貓?”

林寂蓮嘴角輕微上揚,將手裡的孔雀羽塞進南郡書手裡,垂眸漫不經心的理了理月白的廣袖:“有差彆嗎?”

說完抬腳朝屋內走去,南郡書一愣,快速追了上去:“當然有區彆!”

他的追問聲漸行漸遠。

書房內,南繡山恨鐵不成鋼的看著站在桌案前的南青楓,蒼老的眼睛裡依舊清明如鷹:“你說話能不能過過腦子!”

“當今天子最忌諱的便是官員結黨營私,你想乾什麼?”

南青楓麵上一愣,下意識解釋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隨口一說。”

“長安的人會在乎你是不是隨口一說嗎?”

南繡山疾言厲色,他是在廟堂待過的人,站在先帝身邊,看過太多官員起高樓,大宴賓客,卻在某一個瞬間高樓崩塌,死無全屍,甚至是九族覆滅。

-人,其中幾個有些熟悉,也許曾經見過,可是……那又如何。收回視線,清雅的聲音柔和悅耳:“姑姑。”玉佛姑姑立馬看向少女低垂不甚在意的神色,明白了她的意思,轉身看向跪在地上的丫鬟嬤嬤道:“我家小姐喜靜,身邊已有伺候之人,幾位負責照看院外事宜即可。”幾位嬤嬤皆是一愣,卻不敢說什麼,隻能應是,心中卻疑惑不已。小姐幼時活潑開朗,與她們最是親近,怎麼如今……等人都出去後,南善宜抬手搭在一旁的矮腳桌上,指腹揉了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