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0章 是啊,她是小夭

26

坐在上麵無動於衷的南善宜落在書上的視線微愣,然後抬眸和下麵的玉佛姑姑對視。玉佛姑姑看著她,無聲請示。片刻南善宜翻了一頁紙,平靜道:“請世子進來。”他這是轉性了?以往不是最喜歡不請自來嗎。玉佛姑姑在前麵帶路,淩山撐著傘擋在謝洛書頭頂,格將笑著跟著身後。察覺到不是去榮安堂的路,謝洛書眸中留意卻未開口詢問。把人帶到藏書閣,格將看著眼前的建築,視線落在那塊寫著藏書閣的匾上,驚歎道:“怎麼會建這麼大的藏書閣...-

周朝運扭頭看向格將,眼底殺意瘋狂“從他們眼皮子底下溜走,卻說未曾見過。”

“一群廢物!”

格將低著頭不敢吱聲。

周朝運垂眸沉思,如果是從那天起她就打算離開,那她怎麼知道他要巡防?

腦海裡閃過什麼,他猛然看向隨將軍,話語咄咄逼人:“隨將軍那日為何忽然要邀我去巡海防?”

隨將軍冇有多想,下意識回道:“本來未曾想起,是我夫人提醒……

話語戛然而止,隨將軍看向周朝運,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說。

周朝運眸色一凜,向隨將軍逼近:“尊夫人提醒什麼?”

隨將軍努力裝作自然的模樣,笑道:“我夫人提醒,世子來金陵一趟不容易,該讓你好好看看我大晟海防。”

可惜周朝運不僅不是個傻的,還警惕機敏的可怕,窺見了端倪,他目不轉睛的看著隨將軍,將他的迴避閃躲儘收眼底:“尊夫人的提議怎就這般巧?”

這句話也提醒了格將,他忽然出聲道:“還有一事。”

幾人都看向他,格將不敢隱瞞,如實回稟:“那日清晨,公子和將軍離開不久,隨府的馬車出了城。”

“說是給隨夫人孃家送東西。”

“守衛並未細馬車。”

格將本來聽完守衛的回稟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因為他聽說隨夫人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給家中二老送東西,所以冇有懷疑,剛剛也就冇有回稟這事。

周朝運看著隨將軍,麵色暗沉:“隨將軍不請夫人過來說清楚嗎?”

事已至此,隨將軍也不好再說什麼,隻能開口吩咐一旁的侍衛:“去請夫人過來。”

話音剛落,隨夫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門外,聲音疏朗:“不用請。”

她從容的走進來,向周朝運抱拳行禮:“世子想問什麼。”

若剛剛還不確定,此刻在看見隨夫人一派從容淡定時,周朝就已經確定此事一定和她有關係。

他看著麵前的人,大晟少有聞名天下的女將,南錦衣算第一,麵前的隨夫人算第二個。

沉默對視,片刻,周朝運沉聲吩咐:“讓無關的人都出去。”

淩山點頭,快速清理了屋內的人。

“朕不追究此事是否和隨府有關。”

“夫人隻需要告訴朕,善宜在哪。”

隨夫人不說話,周朝運淡淡道:“就算是把金陵,把大晟翻過來,朕也會找到她。”

“或早或晚。”

話語裡帝王威壓儘顯:“夫人當真要置隨家於此等境地!”

“陛下想做什麼?”隨夫人看著麵前的青年

一字一句道:“陛下是要寒了臣子的心嗎?”

聞言,周朝運冷笑一聲,嘴角扯出一抹嘲諷的弧度:“朕第一次來金陵時,就和隨將軍說過,朕不是先帝。”

“還是夫人覺得朕和先帝一樣仁慈!”

“讓你們敢如此以下犯上!!”

忽然的厲聲,讓在場的人都是一顫。

良久,隨夫人歎了一口氣,道“陛下何必如此執著?”

“就此放手,對你,對儒珍都好。”

“朕好不好,不是你說算!”周朝運打斷隨夫人的話,眸中決絕

“她已經答應過朕了,這是她欠朕的!”

隨夫人錯愕的看著麵前的人,好笑搖頭,好像對他的話不敢置信,她道:“陛下如此執著是因為覺得儒珍欠了你?”

“可到底是誰欠誰?”

回想起那日南善宜和她說的過往真相,隨夫人眼眶有些濕潤:“是陛下你欠的她,你欠她太多了!”

她的話讓在場的人都很意外,周朝運看著她,眉頭緊蹙:“什麼意思?”

“什麼叫朕欠她太多?”

隨夫人看著他,歎了一口氣,問道:“陛下可知道永元商會背後的東家是誰?”

“陛下應該知曉的,霞州關家。”

霞州關家,周朝運腦海裡思緒翻飛,與南家做親家的霞州關家。

獨女關風月嫁給了南青楓將軍。

南青楓,南家……

南善宜。

猛然抬眸,震驚的看著隨夫人。

“善宜和南家是什麼關係?”

隨夫人沉默,一時不知從何說起,她明白這是一把利刃,刺在儒珍的血肉裡,可能也紮在聖人的血肉裡。

哪怕輕輕一動,都會疼痛難忍。

謝洛書疑惑出聲:“可是南青楓將軍膝下隻有一子,冇有女兒。”

他的話忽然提醒了周朝運,睫毛快速起伏閃動,南家的女兒。

南家的掌上明珠,腦海裡浮現一些畫麵,冇由來的,周朝運隻覺窒息感上泛。

他看著隨夫人,低沉的聲音裡已經帶上了輕顫:“她到底是誰!”

“隨夫人,她到底是誰?”一樣的問題忽然從屋外傳來,下一刻門被人從外麵推開,沈雲起一身風塵的出現在了門口。

下巴上的胡茬幾日未曾清理,深色的衣袍上覆著塵土,他看著屋內的隨夫人,一邊走近一邊重複剛剛的問題:“她到底是誰?”

隨夫人看著他滄桑頹廢的模樣,隻覺造化弄人,這個答案讓她如何能說出口。

看著她為難傷感的樣子,沈雲起眼眶通紅:“是小夭嗎?”

一句話,讓原本就恐慌無措的周朝運踉蹌後退,淩山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他的手臂。

心口好像被利刃刺穿一樣痛,急促的喘著氣。

腦海裡浮現十三年前那個四歲的粉糰子,畫麵一轉,四歲的丫頭長大了,亭亭玉立,溫婉如水。

“我表哥和我說過,站在高處,風會把煩惱帶走。”

“其實我一開始不叫這個名字。”

“但我外公覺得原來的名字不吉利,就重新給我改了名。”

“他以為改了名便能改了命。”

“我愛你,所以你彆傷害我。”

她說過的話一句接著一句的浮現在耳邊。

“他以為改了名就能改了命。”

周朝運抬手按住劇烈起伏的心口,那裡好痛,跳動的心好像正在被一片一片的撕碎。

淩山麵上擔憂:“陛下。”

周朝運推開他攙扶的手,按著心口,彎著腰,眸中痛苦。

所以,善宜,你那時是不是覺得我就是你的命,代表著你的苦難的命。

在你以為好不容易要擺脫過去,重新開始的時候,忽然出現的,可怕的命。

沈雲起看著隨夫人,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話語裡是苦苦哀求:“夫人,求你告訴我,是小夭嗎?”

“是我的小夭嗎?”

殤魅看著跪在地上的男人,那是她從未見過的模樣,她認識的將軍錚錚鐵骨,頂天立地,不會這樣哀求,痛哭。

見他這副模樣,隨夫人眼眶濕潤,無奈點頭:“是啊,是小夭。”

得到了這句回答,沈雲起跪在地上,痛哭失聲,額頭緊貼著地麵,雙手握拳用力捶打石板,他在哭著卻又笑著。

聽到隨夫人的這句回答,周朝運彎著的腰緩緩直起,看著地麵的眼睛悲痛欲絕。

在沈雲起的哭聲裡,他抬著僵硬的腳朝外麵走去,一步一步,如同戴著千斤重的腳鐐。

行屍走肉,鮮血溢滿喉嚨,灌入口中,噴濺在地上,身體倒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陛下!”

“陛下!”

眼睛緩緩閉上。

原來,自己是她的噩夢,是她一直……一直在努力擺脫的命。

-榮軍的軍營裡。所過之處,操練著的士兵們都停下動作行禮問候。她曾經很少這樣大搖大擺的在北境的街市,軍營走動。如今,長安那人已經知曉了她的存在,她便冇什麼好藏的了。他回了長安,冇有追過來,便說明她賭對了,他心中對南家有愧,如此就夠了。此刻,她身穿月華雲絲長裙,薄霧銀絲煙紗的外衫,滿頭青絲半綰,發間插著蘭花簪子和碎玉步搖,細嫩的雙手交疊於腹部,在南榮軍的注視下行走在軍營裡。輕如晨霧的衣襬在邊塞的風沙裡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