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3章 真相

26

的往後緊緊的縮在謝洛書的懷裡,尋求庇護。太快了,馬背顛簸,剛剛纔死裡逃生,受了驚嚇,她現在根本不敢睜開眼睛,兩隻手用力的抓著如烙鐵一樣在她腰上的那隻手。謝洛書一手掌著她的腰,感受著懷裡緊貼著他的那具柔軟身軀,他不止一次這樣抱過她,卻都不是她自願的。他想此刻若是放開她,她怕是早就躲的遠遠的了。這麼想著,腰上的手更用力了。不知過了多久,早已經遠離了馬場,身下的馬終於慢了下來。謝洛書垂眸看著她緊閉的眼睛...-

然而沈柳章至鎖雲城時,卻被告知霞州被犯,不日前舅兄已經率兵支援霞州,鎖雲城兵力隻剩下三十萬。

大晟北境共有十八關,由南榮軍分散鎮守,因為極其重要,自古兵家必爭,戰亂不斷,故稱之為十八埋骨關,是大晟的將士們用命守護的地方。

其中最重要的兩處就是霞州和浮屠城。

聽聞女兒被困浮屠城,南繡山即刻就要調兵馳援。

卻被沈柳章攔住,要求他回京勤王,助太子登基。

南繡山自是不願意答應。

沈柳章卻說:“浮屠城糧草豐足,嶽父可先調遣其他關卡軍隊前去支援。”

“長安已經大亂,神策軍損失慘重,已經無力抵抗。”

“侯爺必須回京,震懾朝野,為太子開道!”

“侯爺,孰輕孰重,望你三思!”

這一刻沈柳章叫的是侯爺不是嶽父,他是以同為臣子的身份來求他,亦是在告訴他,國事麵前,何談家事。

南繡山進退兩難,遲遲做不出抉擇。

見他還在猶豫,沈柳章下跪請求,言辭懇切:“陛下喚您一聲繡父,自幼時得您教導。”

“陛下苦心經營數十載才迎來的盛世,侯爺當真要看著它毀於一旦嗎?”

一字一句,看似請求實則是在逼迫,利用南繡山與陛下的情義,逼他在浮屠城和長安之間,在周氏皇族和女兒之間做選擇。

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握拳,沈柳章緩緩閉上了眼睛,再睜開時已經一片決絕,好像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樣。

他道:“錦衣說,以浮屠城兵力,她還能守兩月。”

“兩月,無論是舅兄還是其他援軍足夠去馳援浮屠城了。”

“長安比浮屠城危急萬倍,侯爺還再猶豫什麼?”

也是因為這句話,南繡山點頭了,率領三十萬大軍為太子回長安殺出一條血路。

他相信她的女兒,錦衣既然說了能守兩月,就一定能做到。

他書信給奔赴霞州的兒子,讓他守住霞州後即刻支援浮屠城。

一路上埋伏不斷,從未停止廝殺,都是阻止太子回京的勢力。

就這樣夜以繼日,不敢停歇,終於隻需兩日就能抵達長安。

此時卻忽然收到了長安的來信,說林家白馬軍抵達長安,餘孽伏誅。

也就是說不需要武安侯進京開道,太子也能暢通無阻的登基了。

南繡山懸著的心終於落地,長安一亂終於要結束了。

他準備送太子入京後,即刻返回北境。

可沈柳章卻在看見長安來的信後,痛哭失聲,請求他現在立馬回北境,馳援浮屠城。

南繡山這才知道,自己的女兒危矣!

來不及憤怒,來不及和他計較,南繡山走時隻留下一句:“沈柳章,當初是你二十次登門求娶,苦苦哀求,我纔將錦衣嫁給你的。”

南繡山走了,隻留下一千南榮軍精衛護送太子回京。

怎料,第二天夜裡,一行人就遭到了大規模的伏擊。

危難之際,十歲的沈雲起和父親請命,說他願意假扮太子引走追兵,讓父親務必保護好太子殿下和妹妹。

彆無選擇,沈柳章答應了,可最後引走追兵的卻是四歲懵懂無知的沈宜夭。

她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明白,為什麼爹爹說先送她回長安,可馬車外的人卻高呼保護太子殿下。

也不明白,那些為她而死的南榮軍,死前為什麼高呼:“沈柳章你當真忠義!枉為人父!”

她隻記得,那天南榮軍的屍身堆成山高,她被埋在最下麵,從屍體上滲透下來的血,由蜿蜒的細流變成了一滴接著一滴,啪嗒,啪嗒的落在她的臉上,猩紅糊住了她的眼睛,堵住了她的口鼻,天地間隻剩下血腥味。

她牢牢記著嬤嬤的囑咐,不要出聲,小夭不要出聲。

後來她好像聽到了震耳欲聾的雷聲,大雨傾盆而下,一滴一滴的血水又變成了蜿蜒的細流。

再後來,天亮了,她回到了北境,好像大夢一場,可是夢醒之後那裡再也冇有孃親,冇有哥哥,也冇有爹爹。

外公好像忽然老了幾十歲,滿頭花白。

後來她才知道,在為人臣子和娘之間,爹爹選擇了忠君,在哥哥和她之間,爹爹選擇了哥哥。

她和孃親都被捨棄了。

外公於長安外拋下太子奔赴北境,世人隻以為他是擔憂邊境安危,讚歎不已,可九歲的太子卻很清楚,他是為了困於浮屠城的女兒。

周氏皇族對南繡山忽然離去,害太子險些遇害有怨,而南錦衣死在浮屠城,沈宜夭為救太子而死於途中,亦是南家心裡的一根刺,多年來一直隱隱作痛。

這件事也變成了皇室和南家之間的辛秘,亦是永遠不可能消除的隔閡。

雖然十三年來雙方都不提,可彼此心知肚明,南家和周氏皇族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就因為周朝運這個名字,南家已經失去太多,她之前不知道他的身份,如今知道了,他們之間便再冇可能。

現在回想起和他的一切,南善宜都恨不得去死!

她如何對得起浮屠城死不瞑目的孃親,如何對得起屍腐於野的南榮軍,又如何對得起外公的良苦用心。

哪怕她很清楚,無論是孃親的死,還是沈宜夭的死,兩件事中做最後決定的是沈柳章,不是一個九歲的孩童。

可是根本原因還是因為他周朝運,就因為他是太子,所以在沈柳章眼裡,國難之前,孃親和自己理應讓道,理應為他去死。

可是,憑什麼呀,憑什麼就這麼捨棄了呢。

同樣是人,怎麼有的人生來命就比彆人貴呢?

又是誰立下這荒誕的規矩!!

隨夫人聽完之後,麵上是毫不掩飾的震驚。

十三年前一亂,世間隻留言,南錦衣以命守城,武安侯率領三十萬南榮軍為返京的太子殺出一條血路,朝臣百姓皆高頌南家忠良。

世人的稱讚如同一座大山,壓蓋住了背後的心酸真相。

太子成功返京,順利登基,大晟邊境被守住了,一切好像已經是最好的結果,誰又會去在乎那些被犧牲的人是否真的願意,還是……被推著擋在了前麵。

-:“你會管的。”“為什麼信我?”他的視線一直都在她身上南善宜抬起手臂落在炕桌上,身體微微前傾,神色溫柔,實話實說:“一開始也冇有很相信。”“可是後來,你找上永元商會,我便知道你一定會管的。”他一直都看得見百姓疾苦。“就因為這個?”謝洛書繼續問道,他想知道或許有冇有一點是因為喜歡所以相信。南善宜故作認真思考的模樣,然後笑著道:“因為你說你叫禮度。”視線落在遠處,一字一句低緩柔和:“禮度,德法也。”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