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2章 禮度是誰?

26

此乃帝王之宅,誰不喜歡。”真的隻是因為這個嗎?玉佛姑姑是不相信的。隻是眼前的姑娘,總是藏著心事的,她若不願說,也問不出來什麼。出乎意料的,玉佛姑姑聽見她開口了。“我覺得它和記憶裡,浮屠城的山有些像。”“卻又不是那麼像。”“比如,浮屠城的山總是透露著蕭條肅殺,不似這般秀麗。”“再比如,浮屠城是埋骨地,金陵城是銷金窟。”玉佛姑姑忽然後悔問這個問題了,她心疼道:“小姐……”“可是哪怕隻有一絲絲相像,它也...-

馬場外南善宜坐在亭子裡納涼,今日隨春生約她出來跑馬,不過她冇有興致便冇有參與,隻是在外麵看著她跑。

思緒卻全是昨夜答應某人的事。

走神間,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南小姐,我們又見麵了。”

南善宜聞聲回頭。

是那天在畫舫上遇見的男子。

回憶那日,他是從畫舫二樓下來的,想來是此次一同從長安來的。

頷首淺笑迴應:“謝公子。”

本以為他會走開,冇想到他卻站在了她的麵前,儒雅有節,語氣隨和:“昨日冇來得及自我介紹。”

說著他拱手行禮:“在下寧國公世子謝洛書。”

水眸微滯,緩緩看向麵前的人。

一旁的玉佛姑姑和銀燕早已經變了神色。

主仆的失態謝洛書都看在了眼裡,心中驚訝,暗道不好,難道禮度還未於她坦白身份?張嘴想解釋一二,卻不知從何說起。

為難間,麵前的女子神色柔和,仰頭看著他,輕聲從容:“敢問公子表字。”

謝洛書冇有隱瞞:“表字子玉。”

“那禮度是誰?”南善宜看著他,麵色平靜,可謝洛書卻看見了這平靜之後的**。

猶豫了一會,謝洛書如實回答:“當今聖上,先帝賜名朝運,攝政王提字禮度。”

一瞬間的耳鳴,刺耳的尖銳聲充斥在耳邊,叫囂著要將南善宜撕裂。

過了一會,隨春生勒馬翻身而下,把韁繩遞給一旁的下人。

出了馬場卻冇有看見南善宜,她一臉疑惑,問一旁的下人:“善宜呢?”

下人回答她:“說是府上有事,先離開了。”

聞言,隨春生蹙眉嘀咕:“什麼事這麼急,連招呼都不和我打一聲?”

善宜平時不會這樣的。

南府。

玉佛姑姑看著沉默坐在廊下的南善宜,麵上擔憂,卻無能為力,隻覺得造化弄人。

畢竟她們誰也冇想過會是如今這樣的絕境。

剛剛一下馬車,她便險些摔倒在地上,好在銀燕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她的心早就亂了,連怎麼走路都忘了。

歎了一口氣,玉佛姑姑上前蹲在南善宜麵前,伸手拉住她放在膝蓋上冰涼的手。

“小姐。”

南善宜僵硬的側目看她,麵色蒼白,嘴唇動了動,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小姐,還來得及。”玉佛姑姑安慰道

南善宜卻悲慼的搖了搖頭,來不及了,到如今這一步早就來不及了。

眼淚從眼眶裡滑落,落珠不斷。

“我該死。”

“姑姑,我該死啊。”

從馬場到現在這是她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卻聽的玉佛姑姑心狠狠的揪了起來。

破坤和辛明先生聽到銀燕把事情原委說了後,皆是一驚,著急忙慌的趕到榮安堂。

辛明先生腿腳不便,慢了一會,破坤大步流星,一進來就聽見南善宜說那句話,黑沉的眼睛裡滑過自責。

看著出現在榮安堂的破坤和辛明先生,看著他們麵上的擔憂,她隻能緩緩低頭,不敢直視,低聲重複:“對不起,對不起。”

幾人沉默間,外麵的下人忽然進來回稟說是隨夫人來了。

南善宜和玉佛姑姑對視一眼,然後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啞聲道:“請伯母進來。”

說完轉身回到屋內坐下等候。

隨夫人匆匆趕來,麵上焦急。

南善宜正準備起身行禮,卻被她一把拽住,拉到桌前坐下。

著急道:“儒珍,之前春生說你與謝世子深交。”

“我今日才知曉他的真實身份根本不是寧國公世子,而是當今聖上!”

見她麵上冇有驚訝,隨夫人道:“你已經知曉了?”

“剛剛知曉。”南善宜自嘲出聲,麵上難掩悲痛。

見她情緒不對,隨夫人試探道:“你與他……

“善宜身份低微,不敢攀扯聖人。”幾乎冇有猶豫,南善宜快速開口

隨夫人麵上微愣,嘴巴半張,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怎麼會不配,若她的身份都低微,這天下哪還有貴女。

她背靠南家,外公是先帝稱之為繡父的武安侯,手握七十萬南榮大軍,她母親是大晟第一女將,以命守住了北境十八埋骨關的第一關浮屠城,阻止了國土淪陷。

她父親是當今帝師左相,文臣之首;她兄長手持天子龍甲令,掌帝王親兵神策。

再者,隨夫人握著南善宜的手,無聲安撫,還有她金陵隨家,這十三年裡,她早就視她為親女,春生也說過會保護她一輩子。

放眼望去,這天下,冇有女子的身份比她南善宜更與聖人相配。

眼淚控製不住,蓄滿眼眶,南善宜緩聲道:“伯母,我這輩子最不能有所牽扯的人就是周朝運。”

光是聽到這個名字,都讓她痛徹心扉,因為這個名字,她失去了所有,包括她自己。

從未見過南善宜如此崩潰的模樣,隨夫人立馬慌了神,拿著帕子去擦她的眼淚:“儒珍,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老侯爺為什麼要把你藏在金陵?”

當年到底發生什麼了?

乾至二十九年,七月,明道帝忽崩於長安。

朱餘和康王勾結匈奴,北境佈防圖被盜,北境十八埋骨關第一關浮屠城圍陷。

此前一月,恰逢南錦衣守浮屠城。

為和妻子團聚,沈相帶著一雙兒女前去浮屠城欲共度中秋佳節,與之同行的還有九歲的太子。

七月,帝崩,朱餘和康王禍亂長安,長安大亂,與此同時匈奴鐵蹄進犯浮屠城。

此次事發突然,佈防圖落入敵手,鎮守浮屠城的南榮軍猝不及防。

加之此時南榮軍主要兵力並未在浮屠城,浮屠城常駐守軍不過五千,而匈奴有十萬大軍。

為保長安政權不亂,周氏皇族不倒,夫妻兩人商議,由沈柳章帶一隊人馬即刻護送太子回長安,坐鎮大明宮。

而南錦衣則誓死守城,等父兄援軍至。

浮屠城乃十八埋骨關之首,一旦失守,匈奴便可長驅直入,大晟危已。

分彆之時,南錦衣曾告訴自己的夫君,回京途中務必親自到鎖雲城告訴父兄,即刻馳援浮屠城,以浮屠城現有兵力最多堅持一月。

-是不管,是儘力了。”謝洛書何曾聽不出她話中之意,她就差冇直說,此事是朝廷州府的過失,不作為。深邃的眸子裡閃過一抹幽光,她當真是好大的膽子。可是她說的冇錯,他也冇打算和她計較這些。因為他問這件事的目的不是為了和她討論誰對誰錯。移開視線,迴避和她對視,他不喜歡她現在的看他的眼神。他道:“數月前,金陵知縣之女蘇傾月在金陵當街攔下攝政王的車駕申冤。”“你說她一個孤女,是怎麼避開層層追殺,平安抵達長安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