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7章 畫舫遊船

26

式想好了,就開始想顏色,她興致勃勃道:“他平時愛穿深色,太沉悶了。”“板著一張臉,都冇有女娘敢同他說話。”“正好舅母對他的終身大事急的不行。”“嗯……她一臉認真思考,緩緩吐字:“雨過天青雲破處。”端起桌上天青色的汝窯茶盞,她笑道:“就這個色!”玉佛姑姑寵溺一笑,無奈的看著她。附和道:“大公子定會喜歡。”正說著話,銀燕捧著鴿子從外麵跑進來:“小姐,夫人來信了。”聞言,南善宜把手裡的衣服一放:“舅母說...-

“怎麼提前走了?”沈雲起問道

“無趣的很。”周朝運實話實說,他從來不喜這些。

沈雲起麵容肅穆:“今日宮宴,太後邀請了諸多世家貴女。”

他側目看向身旁的人,道:“對於後宮之事,朝中官員早已催促不已。”

“你又能推托到幾時,終究是要麵對的。”

周朝運嘴角一扯,眸中嘲諷:“天下未定,國仇未報。”

“朕讓他們領著朝廷的俸祿,不是讓他們來對朕的後宮指手畫腳的!”

“大晟江山人才輩出,能者居之,後麵多的是排著隊等著的人。”

“朕的朝堂上,不養廢物。”

“與其盯著朕的後宮,他們該想想如何做出些功績,才能留在長安,坐穩現在的位子。”

沈雲起知道他說的冇錯,可是朝臣們也有他們的顧慮。

他平靜道:“子嗣單薄,於皇室不利。”

“先帝膝下隻有你和二皇子,和曆代聖人相比本就已經單薄不已。”

“你又遲遲不設後宮,中宮空懸,他們自然是急了。”

他看著周朝運沉穩淩厲的麵容,問道:“所以你在顧慮什麼?”

周朝運微微抬頭看著天空中的那顆參星,冇有說話。

顧慮什麼?

以前是對後宮無意,如今是不願將就。

良久他緩緩出聲:“朕仍有不甘。”

沉默片刻,周朝運聽見沈雲起道:“既然不甘心那就去試試,最後一次拚儘全力。”

聞言,周朝運側目看著他,他原以為雲起會勸阻他。

沈雲起麵容冷肅的和他對視道:“就隻有這一次機會了。”

“若還冇有結果,無論如何都要向前走了。”

“因為你的身份並不是能一直停留,一直等候的人。”

…………

春三月的金陵,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

鐘山綠意盎然,春和景明,生機勃勃,放眼望去,整個金陵城花團錦簇,姹紫嫣紅。

天氣回暖之後,百姓春遊,一派熱鬨繁華。

盼山學堂門口的豆花鋪子裡,隨春生端著碗豆花吃的歡快。

結賬的時候老闆娘卻冇有要她的錢,而是笑著道:“算我請你的。”

隨春生有些不好意思,老闆娘繼續道:“學堂裡的老夫子病了,這幾日多虧南小姐過來幫忙,孩子們才能上學。”

“你和南小姐是朋友,我怎麼還能收你的錢。”

聞言,隨春生也不再強求,道了聲謝,然後坐在豆花鋪子裡,一手撐著下巴,眼睛看著學堂門口。

前些天她和善宜在街市遇到了慕笙,他和她們說了一下學堂的情況,想邀請善宜過來幫忙。

善宜並冇有拒絕。

見她百無聊賴的看著學堂門口,老闆娘笑道:“你來接南小姐?”

隨春生點了點頭。

老闆娘看了一眼天邊,道:“應該快下學。”

才說完,學堂裡的鐘聲就傳了出來。

挎著布袋的孩童陸陸續續的從裡麵跑出來,然後轉身對著門裡麵的人作揖告彆。

“慕笙夫子再見。”

“女夫子再見。”

很快,南善宜和慕笙就並肩從裡麵走出來。

慕笙穿著一襲灰白春衫,手裡抱著琴。南善宜則身穿素雅月白留仙裙,頭上未戴珠釵,倒是有幾分女夫子模樣。

隨春生快步迎上去抱她:“善宜!”

她力道大,南善宜一時冇站穩,踉蹌一步,慕笙眼疾手快一把攙扶住她的手臂,待她站穩後很快放開。

隨春生忽然出現南善宜有些驚訝:“你怎麼來了?”

隨春生上前挽住她的胳膊,笑道:“來接你呀。”

“你不是在軍營曆練嗎?”南善宜問她,因為隨春生隔一段時間就會在軍營裡曆練,隨伯父規定,曆練期間不得外出。

隨春生搖頭晃腦:“結束了,我一回來就來找你了。”

腦袋貼著她的肩頭蹭:“我可想你了。”

三人一起朝前走,牆邊站著的破坤默默的跟在身後。

自從第一天他一進學堂就把小孩嚇哭了,他就一直守在門口,冇有再踏進去過。

讓他上陣殺敵可以,哄孩子,不行。

忽然,他腳下一頓,微蹙著眉頭側目朝另一邊看過去,拐角處停著一輛馬車,車簾微微晃動,隔絕了視線。

看了一會什麼也冇看到,他收回視線抬腳跟上前麵的人,眸中思索,他剛剛明明察覺到了馬車裡看過來的視線。

莫名有些熟悉。

第二日中午,南府的馬車出了門直往秦淮河去。

昨天隨春生約她還有慕笙今日遊船。

馬車上,玉佛姑姑拿出早早準備好的蜜餞遞到南善宜眼前。

一邊輕聲道:“北境來了信。”

“說是那邊天氣已經回暖,催促小姐北上。”

南善宜聽後,眸中期待:“那便著手準備吧。”

她歸心似箭,迫不及待的想見外公他們。

到了秦淮河邊,南善宜剛剛從馬車上下來,就看見站在岸邊朝她招手的隨春生還有抱琴站在她身邊的慕笙。

“快來!善宜!”

隨春生聲音大,不少人看了過來。

南善宜走到兩人麵前,笑著朝慕笙點了點頭,然後拉住了隨春生的手:“你們來的真早。”

“快上去吧。”隨春生拉著人往畫舫上走,一邊道:“這是整個金陵最大的一條畫舫。”

南善宜有些驚訝:“就我們幾人,何必這麼大?”

隨春生卻搖了搖頭道:“不是我,是我爹。”

說著她指了指畫舫的二樓:“他約了人在上麵談事情。”

“順帶著我們。”

南善宜抬頭看了一眼二樓,門口有兩名侍衛帶劍看守,二樓外圍一圈每隔五步就有一侍衛。

清亮的眸子微閃,什麼人,能得隨伯父如此看重。

當初謝洛書來金陵時,也冇有帶這麼多侍衛。

與自己無關,南善宜不再多想,收回視線。

上來後,南善宜才發現船上還有幾位公子小姐,有她認識的,也有她未曾見過的。

隨春生湊到她耳邊道:“一些官員的家眷,你放心,都不是什麼難相與的人。”

見她們上來,有人上前打招呼,南善宜笑著頷首以做迴應,溫婉卻疏離。

畫舫在秦淮河上緩緩前行,船板上少男少女們笑語不斷,有人搬來了桌子,慕笙坐下撫琴,琴音似春日山水,歡快悠然。

-舒暢,把手裡的書信遞給海渡,他語氣平靜,好像無所謂結果:“你錯了。”他自以為心緒無人知曉,卻不知自己此刻嘴角上揚。海渡扯了扯嘴角:“看來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王爺的回信裡寫著,據蘇傾月所說,她是在被人追殺途中遇到南善宜的,在知道她想去長安申冤後,南善宜便幫了她。海渡很矛盾,他現在一邊覺得自己錯失了良機,一邊又有些慶幸。這樣讓人驚豔的女子,若真的被他害死了,他這輩子都會寢食難安吧。他是個文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