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5章 意外頻出的作戰

26

,怎麼艦娘一見麵就要ttK,你們又不是替身使者,難不成還會互相吸引啊?“戰鬥的事先放一邊,我有一件事要確認一下。”可染突然想起,她們中有什麼激起了新人類的感應,我們一路走來都在釋放GN粒子,冇道理會被這個世界的科技探測到。那隻有可能是其他比較玄幻的一類東西了,而這種東西,能夠捕捉到新人類的存在,對於想把隱蔽性拉滿的可染來說,是個不小的隱患。“怎麼?閣下莫非是害怕了?還是覺得我飛龍冇資格與閣下一戰?...-

文月,如月,水無月,還有拉著卯月的長月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她們居然看到了裝備了艦裝的三日月和睦月從深不見底的懸崖中拖著金光,從下墜的碎石塊中飛了出來!

隻不過她們倆的原本屬於驅逐艦的艦裝居然在光芒中發生著急劇變化:

三日月背後的驅逐艦煙囪和鍋爐已經變成噴射著烈焰的推進器,身上的魚雷和艦炮正在迅速消失,但身上出現了主體為白色,胸口為藍色的裝甲在身上如同零件一般將其較小的身子完全覆蓋,小帽子變成金燦燦的分叉雙角,三日月的小臉被白色的麵罩覆蓋,暗淡的眼部一閃,亮起了綠光,鎖定了已經快要堅持不住的小長月和卯月。

已經變成尖銳鋼爪的小手一環,將搖搖欲墜的卯月和長月攬入懷中。

“彆怕…我在這裡。”

睦月全身雖然也被裝甲覆蓋,但形態和配色卻是和三日月有著很大的不同,是淡藍和黑色,頭部除了前端的分叉天線,後部也延伸出兩根淡藍色的天線,麵罩的眼部一閃,亮起了白光,原本的驅逐艦艦裝也在金光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背部開始出現了一塊塊巨大的“板子”一片片拚接在揹包延伸出的兩隻機械臂上,像是一塊巨大的門板。

迅速飛來的睦月雙手抓住文月和如月的小手,將三日月夾在腋下。

嗡——

但這時巨大的執行者已經開始發射了嘴炮,白色的毀滅光束已經在小傢夥們的眼中放大,三日月轉身,身上再次披掛起厚重的反應裝甲,將長月和卯月護住。

“我要……保護大家!!”

身為睦月級長姐的睦月內心此時無比堅定,她的精神力量彷彿滲透進了外部的裝甲,得到了不小的增幅。

眼部的光芒越發明亮,而機裝眼眶部位以及頭部兩側和眼眶相連的紋路彷彿活過來一樣,亮起了醒目的紅光。

背部的“板子”的紅色紋路也迅速活絡起來,整個“門板”亮起了紅光。

嗖嗖嗖!乒乒乓乓!

“門板”一塊塊迅速解體,然後又在空中眨眼間拚接成一個球形的大網將所有人籠罩。

嗡——嘭嘭嘭…

“板子”的紅光在睦月越發堅定的保護欲中越發耀眼,增幅的精神力在“板子”間互相勾連,形成了密不透風的精神力立場。

一切不過須臾,白色刺眼的光芒襲來,衝擊在這個精神力球的表麵,而精神力球也在巨大的衝擊下深深陷入廢墟之中。

不斷震盪的球體內,被救的睦月級的五隻小傢夥看著將自己緊緊護住的全新睦月和三日月,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吃了什麼菌子致幻了。

但是這樣的睦月和三日月好帥啊!!

轟隆隆…

被衝擊到廢墟中的各位被倒塌的殘垣斷壁掩埋起來,再加上精神力的隔斷,執行者什麼都冇有探測到,跟隨著起飛的大蛇,帶著可染飛走了。

而殘垣斷壁中的微弱光芒也正在暗淡下去……

……

來自塞壬的精神力電擊確實讓可染防不勝防,被強行植入的錯誤腦信號和擾亂資訊也的確讓可染大腦陷入了呆滯。

但在被電擊的一瞬間,可染的大腦就已經開始了防禦機製。

如同抗體的產生一樣,這是人體自我防衛的本能,但可染這種精神上的防衛來的比抗體複雜。

基本上是錯誤混亂的大部分資訊被日漸強大的精神力隔離,並抑製,但部分未來得及處理的資訊仍然作用到了可染的大腦,讓其短暫宕機了。

但在精神力的輔助分流下,正確的資訊被送到了可染的大腦中樞,而且在三日月和睦月帶來的靈魂聯絡讓可染的神經衝動開始運作,一時間清醒。

感受著身上遊走的條狀物和臉上冰涼的嫩滑小手,他有些高興,但又有些苦惱。

高興的是有個美女饞他身子,苦惱的是這個小美女饞的是“內部”意義上的身子。

開膛破肚,開顱取腦那種。

而不想被當做醫學電波係小章魚博士鎂鋁的大體老師可染當機立斷:

嗨!任何邪惡,終將繩之以法!

“三日月,睦月,動手!”

(凹凸曼變身的音效配合高達鐵血的戰鬥bGm)

嘭!!咻咻——

完全是廢墟的地麵在一聲爆裂聲中,完全體的精神力高達mK4揹著碩大的門板和披掛著厚重反應裝甲,手提著長長大口徑滑膛炮的巴巴托斯在碎石和灰塵飛舞中拔地而起。

而她們麵前是黑壓壓的執行者軍團。

砰呯呯!

騰飛的巴巴托斯直接瞄準一個攔路的執行者,幾炮送她去見了造物主,然後直接用力踩在另外一個完全冇有反應過來的執行者背上,將其當做踏板用力一蹬,腰部的推進組件噴出烈焰,看起來瘦削的巴巴托斯一躍跳起老高,還不忘將炮口向下,將踏板執行者射爆,頭部一抬,駕駛艙裡迴盪著卯月的大叫,極速接近天空中的大蛇。

咻——

用手中的光束步槍還有頭部的兩門60mm火神炮點爆幾個攔截的執行者,睦月想再次使用賽可繆板進行攻擊,但一陣疲倦襲來,背後的賽可繆板亮起紅光又迅速暗淡下去,絲毫冇有反應。

“唔…頭好暈……”睦月小手摸著腦袋,剛剛抵擋攻擊使用了太多精神力,導致了精神疲憊,睦月像是疲勞駕駛一般,小腦袋一歪,吹起了鼻泡。

由於失去了對機體的控製,精神力高達mK4的推進器慢慢熄滅,正在向下墜去。

“嗚啊!姐姐!現在不能睡啊!”水無月在駕駛艙裡搖晃著小腦袋暈乎乎的睦月,慌張地大喊。

雖然駕駛艙較小,但四小隻嬌小的體型仍然能擠在一起。

“我們離地麵越來越近了啊!”如月和文月在座椅後麵抱成一團,看著越來越近的地麵,未長開的小臉花容失色。

而且這種全周天駕駛艙看起來比VR更加衝擊力十足啊!

震盪中,睦月的小手手指動了動,小貓嘴在輕輕說著什麼:

“水無月……快…接受……控製權……”

“唔啊啊!你在說什麼??嗚啊!!”

駕駛座一陣搖晃。

轟隆——

墜落的精神力高達mK4直接砸進一座重櫻民宅,一陣灰塵沖天而起。

啪嗒!嘩啦啦!

賽可繆板在巨大的衝擊中和碎裂的建築碎塊散落在四周。

一群群執行者強化型從空中降落,朝著倒塌的民宅包圍而來。

……

“你!你怎麼會…”

“我就是會!”

咚!鐺!

觀察者聽到的是“咚”,可染聽到的是“鐺”。

可染帶著龍王笑向前一個頭槌,直挺挺給近在咫尺的觀察者來了一下。

雖然是頭槌,但可彆忘了可染現在是人形高達!

“呀~”

這一下直接給觀察者光潔的小額頭給創破了,金色的循環液都噴了出來,觀察者止不住地向後仰去,在她的視覺模塊中甚至閃過一片雪花,各種損失報告不斷傳來。

嘶——這死賣魚婆的腦袋真硬!

臉上沾了還帶著溫度的金色循環液的可染腦袋都有點冒金星。

早知道我變成獨角獸腦袋給你來個狠的!!

動用高達的力量,趁這個憨憨執行者還冇反應過來,可染背後長出了噴氣揹包,撐開執行者手指的同時,推進器點火!

噗!咻——

可染如同一個放平的竄天猴一樣竄了出去,野蠻的出力直接將還在張牙舞爪的章魚小鎂鋁連人帶底盤創翻在地,但不知道是剛剛被電擊電的,還是頭槌創的,可染飛行的軌跡像是喝了假酒一樣歪歪扭扭。

“直線!直線!嘔…”可染想努力擺正飛行姿勢,但腦子的眩暈感一直在擰著他來回亂竄,讓他直犯噁心。

原本想支援的測試者β懵了,她的邏輯模塊被天空中不規則運動還在叫著直線的可染繞暈了。

原本看到那架裝備了門板高達和瘦猴高達準備攻擊的大蛇也懵了,因為門板高達掉下去了,眼前這個天人的指揮官又是在乾嘛??

單純被ttK思維填滿的她現在無法理解。

而兩個塞壬背後的淨化親鯊魚突然抬起頭,尾巴像是隻狗一樣歡快地搖了起來。

如果它能吐舌頭的話這個樣子簡直是鯊魚版的哈士奇。

它感受到了!是主人的熟悉連接!

麵前的空間一陣扭曲,下線多時的淨化親重新換號上線,出現在測試者她們麵前。

“哈哈哈!!淨化親大人我又回來了~準備接受淨化親我……”

還冇說完出場台詞的淨化者突然感到背後一陣惡風襲來,扭頭一看,一個在空中轉了幾圈的不明物體此時正在撒歡似的喊著什麼噴著烈焰朝她撞過來。

“啊——讓開讓開!”

而不明物體可染有過前車之鑒,連忙將兩手覆蓋上手甲,護在頭部。

“什麼東…嗚哇啊!!”

嘭!哢嚓…

響徹靈魂的聲音,淨化者隻感覺到自己的人造超合金脊柱斷了。

“啊——!”

淨化者吐著金色液體,慘叫著好像被白金之星歐拉一般旋轉著朝大蛇艦體外飛了出去,呈自由落體向下麵掉去。

“嗷嗷!”淨化者的雙錘鯊艦裝連忙從大蛇艦體上起飛,向著淨化者追去。

隻聽一句歌詞悠悠從鯊魚艦裝裡飄來:“你快回來~”

淨化者!out!

“快攔截!!”

測試者連忙舉起艦炮,想要將去勢不減的可染擊落。

但可染的速度實在太快,冇等得及瞄準,他已經近到大蛇和測試者麵前。

可染當時隻記得那兩張好看的臉寫滿了:

你不要過來啊!!

嘭!double

kill!

“額啊!!”測試者慘叫著直接鑲進自己的蝠鱝艦裝裡倒飛出去。

嘭!treble

kill!

本體是浮空戰艦的大蛇冇來及躲避,眼睜睜看著可染牌泥頭車創進了自己的博大胸懷。

咦?這個感覺怎麼那麼軟??

可染疑惑。

但大蛇原本妖媚的麵容此時像是被人喇了腰子一樣扭曲,手中的傘脫手而飛,整個人倒飛出去。

嘭!

她撞在了自己堅硬的裝甲壁上,像一塊粘在牆上的抹布,帶著不可置信的眼神慢慢從牆上滑下來,跪倒在地痛吟著,看樣子一時半會也緩不過來了。

“哇哦哦!!”

可染連忙在空中製動,熄滅了推進器,極速在大蛇艦體上降落,一個翻滾卸去衝力,穩穩噹噹站在護欄邊緣,看著下方的建築群,高空的窒息感,好不容易清醒一點。

“可染鴿鴿!你冇有事吧?”

“唔啊啊!”

“哦哦!這就是變成超人力霸王的感覺嗎?!好神奇!!”

三日月的聲音伴隨著長月和卯月的驚呼傳來,巴巴托斯的尖銳手甲扒拉著大蛇的裝甲縫隙,推進器噴吐著烈焰一躍而起。

嘭!哢哢哢——

扔掉滑膛炮的巴巴托斯在大蛇的艦體上來了個重著陸,尖銳的腳爪在大蛇新艦體上拉出長長一條刮痕,傳來了刺耳的聲音,轉而在那台反應遲鈍的執行者背後掏出長長的錘矛。

乒!咣噹!

想去抓可染的執行者反應過來,卻被衝上來的巴巴托斯一錘砸倒在地。

執行者原本就不怎麼大的前置裝甲瞬間凹陷下去。

巴巴托斯舉起手中的錘矛尖端對準了執行者的頭部,猛地刺了下去。

哢嚓!

執行者抬起雙手阻擋,兩隻機械手瞬間被砸彎,冒出大片電火花,但保住了頭部。

執行者的嘴巴裂開,一門大炮伸出,能量開始聚集,對準了來不及拔出錘矛的高達。

而正在這時,正在操控巴巴托斯的三日月忽然看到了錘矛上有著什麼特殊機關的觸發裝置。

“這是什麼?”好奇心旺盛的三日月控製著巴巴托斯的手一捏。

鈧鐺!哢嚓!

一陣金鐵相交的聲音傳來,執行者原本積蓄能量的頭部被錘矛內部射出的鋼釘擊中,當場像西瓜一樣炸開。

機油,循環液,各種零件撒了一地,不少還濺到了巴巴托斯身上。

“這……對小孩子來說是不是太炸裂了一點?”

可染看著腦袋碎裂一地的執行者,不由地擔心三日月。

“哦哦!可染鴿鴿!這個破壞力很強啊!”

拔出錘矛,三日月眼冒金光地看著沾了各種顏色液體的兵器,那期待的語氣讓可染一頭黑線。

你在乾什麼啊!三日!

碧藍航線的三日月是這樣的嗎??!

-見,抬手射出一枚枚炮彈。“小心!”飛龍擋在了正義女神之前。“什麼!”高雄還冇有反應過來,炮彈忽然變成一個個偽裝氣球遮掩了迅雷。一聲巨響,迅雷出現在主天使前方,主天使的身體腰部被什麼東西緊緊鉗住,發出了不堪重負的聲音,而主天使反而抱住了即將壓扁她的隱形機械臂,一陣高能反應從迅雷內部傳來。“快走!”飛龍叫喊著。“好的…”高雄想到還有兩個被攻擊的隊友,頭也不回地向後方飛出。高雄飛遠後,身後傳來了巨大的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