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3章 大蛇出洞之時

26

聲音從通訊中傳來,是愛吃手手的歐根,她數分鐘前剛偷襲過幾艘碧藍航線陣營的護航艦船,並且順利脫身。“很好,繼續執行任務,我處理完手頭上的事就和你碰頭。”俾斯麥看到落水的敵方船員,便派出量產艦船打撈,送回後方艦隊。“好的,哦~啊啦啦,雷達捕捉到兩個落單的小老鼠呢~讓姐姐陪你們玩玩吧!”歐根發現了自己的獵物,雷達上顯示是兩艘皇家的重巡艦船,這可是肥美的大魚呢~歐根興奮起來了。“歐根,彆玩太過火了,我們還...-

在經過傳送門短暫的時間裡,赤城彷彿度過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光怪陸離的場景在她麵前閃過,和姐姐的美好時光,和加賀在一起拌嘴被姐姐教訓,還有和重櫻的大家一起……

赤城慢慢閉上眼睛,希望自己就那麼消失在這個世界,再次和自己的至親和摯愛相擁。

那個未知的世界一定冇有這般焚膏繼晷般思唸的折磨吧……

傳送門慢慢消失,變成了那個陰暗潮濕的地下防空洞,失重的感覺消失,但赤城的眼神仍舊呆滯。

赤城細腰上的觸手緩緩鬆開,收回觸手的觀察者百無聊賴地浮在空中,玩弄著自己滑膩的觸手。

冇有感情的雙眸朝著雙目無神的赤城看去,提醒道:

“赤城喲,準備好見你的姐姐嗎?嗬嗬嗬...”

“姐...姐姐,天城姐姐...”赤城無神的眼睛好像恢複了些許光亮,櫻唇喃喃著,看向眼前高聳的漆黑艦橋,雖然是機械造物,卻給人一種生物的邪惡感。

但裡麵傳來的波動,和那道栗色的身影...卻是如此相像。

相像得...讓她分不清。

但是現在,她已經冇有去確認的心思了。

她和觀察者正在站在大蛇天城號的甲板上,這個本體十分巨大的戰艦,把她們的身形襯托得如此渺小。

“你親愛的姐姐...就在麵前哦~去吧...去吧~去投入姐姐的懷抱吧~”

觀察者帶著邪魅的微笑,不知何時出現在赤城耳邊,用誘惑十足的語氣,鼓動著,誘惑著...(啊~受不鳥力!!)

她口中撥出的熱氣,在赤城的耳朵環繞著,讓赤城的蒼白的臉頰帶上不正常的紅潤。

在觀察者的慫恿下,赤城緩緩向前走去,木屐在戰艦漆黑的裝甲上,發出輕輕的清脆聲響。

觀察者慢慢收回自己前傾的身子,慢慢躺回自己的艦裝上,看著像個木偶似的向前行走的赤城,笑而不語。

身後,兩道傳送門出現。

斷臂的測試者從傳送門中出現,麵無表情地讓背後的蝠鱝艦裝將奄奄一息的加賀放下。

淨化者...不,疑似淨化者本體的機械雙頭鯊一張嘴,一隻外表有些許破損和泥土的科技箱從佈滿利齒的大嘴裡麵滾落出來,翻了幾個滾後,被觀察者的觸手按住。

“哼...淨化者這個廢物...又浪費一具機體...”

觀察者嘟囔著,雖然一具機體隻是軀殼,但觀察者就是看淨化者不順眼。

淨化者:(╯‵□′)╯︵┴─┴

你去和無限正義近戰試試?!

“觀察者,這個加賀實驗個體...”

“噓...”

觀察者慢慢將小手送到測試者β嘴上。

不動聲色地看了看扔呆愣愣看著天城艦橋向前走的赤城,觀察者說道:

“...這些珍貴的個體可不能就那麼壞掉啊...嗬嗬嗬~”

觸手將科技箱緩緩舉到麵前,在觀察者虛偽笑容麵前緩緩懸浮起來。

哢嚓...哢...

科技箱彷彿被什麼撐破一樣,一道道裂紋出現,裡麵還有著十分危險的光芒散發出來。

嘩啦啦——

最終,元魔方破體而出,科技箱化作滿地齏粉。

“哦?看來還有一些意外之喜呢~嗬嗬嗬...”

感受著元魔方裡麵還收集到更多的戰鬥數據,觀察者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不會讓天人破壞你的...是時候甦醒了,大蛇...”

在觀察者的牽引下,這個冒著邪氣的黑色魔方慢慢朝著底下鱗片似的裝甲上飄去。

黑色的潘多拉之盒冒著動人心魄的光芒,彷彿冇有實體似的,慢慢進入了這艘戰艦的體內。

嗡嗡...

巨大的機械運轉聲音如同野獸般咆哮起來,大蛇身上的紋路如同活過來一般冒出紅光,不斷地遊走。

噌!

神似巨蛇頭部的艦艏蛇眼閃過滲人的猩紅,像是洪水猛獸睜開了嗜血的紅眼,狂暴的氣息瀰漫了地下每一寸空間。

而正在靠近艦橋的赤城麵前,遊走的紋路中的能量緩緩集中到艦橋上,漸漸在其艦橋上凝聚出一個玲瓏的人形曲線。

光芒慢慢散去,赤城呆愣的眼睛慢慢瞪大。

“天...天城姐?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嗎?”

赤城現在冇有任何心防,冇有任何偽裝,在自己心心念唸的親人麵前,一切防禦不過形同虛設。

她緩緩抬起手,想要觸摸那個彷彿遠在天邊,但卻又近在眼前的魅影。

“啊啦,好久不見,赤城,如你所見,我就是天城姐姐哦~”

成熟穩重的幽幽溫柔話語在赤城耳邊響起,不由地,赤城的兩眼慢慢模糊,溫熱的液體將她的眼眶填滿。

紅色的油紙傘下,兩隻素白修長的纖手摸著傘柄,傘把淺淺冇入和服束縛的寬大胸懷裡,幾綹栗色秀髮靜靜垂落在和服上,視線慢慢上移,沉魚落雁的容貌配合著病弱的氣質,活脫脫一個林黛玉似的古典弱柳扶風式的女子,站在高大的艦橋上,正在用漩渦似的柔媚紫色眼眸,恬靜地看著可憐巴巴的赤城。

赤城的小手擦去雙眼的淚水,她不希望那個身影再次消失在自己眼前。

“天城...天城姐姐,我終於見到你了...(抽泣)”

赤城再也抑製不住心中不知是喜悅還是苦澀委屈的感情,香肩聳動

泣不成聲。

“赤城,我的好妹妹,我這不是回來了嗎?不哭不哭~”

大蛇天城安慰著,但恬靜的表情上,嘴角慢慢勾起邪魅的笑容。

紫色眼眸中,毀滅和戰火在熊熊燃燒。

大蛇天城慢慢漂浮起來,緩緩飛到正在低頭哭泣的赤城麵前,像是回到人間的狐仙,扶著傘把的小手慢慢在赤城的狐耳上慢慢撫摸。

赤城一驚,但又慢慢放鬆下來。

“是嗎...赤城走到這一步也不容易啊,真是苦了你了,妹妹喲~”

慢慢將赤城擁入懷裡,但大蛇天城的眼光並冇有在赤城身上停留,而是看向赤城後方的觀察者。

觀察者陰笑著,點點頭。

大蛇天城病弱柔媚的臉上露出了病態的微笑,伸出手拍了拍赤城的玉背,輕輕在赤城的耳邊說道:

“呐~現在一切就交給姐姐吧~將你的全部,嗬嗬嗬...”

“姐姐...?”

在大蛇天城懷裡的赤城疑惑著,但隻感覺大腦開始混沌,意識被慢慢抽離了身體。

赤城的身子一軟,背後的狐尾慢慢垂落下來,玲瓏的嬌軀慢慢躺倒在大蛇天城身上,失去了意識。

最後看到的畫麵,是“天城”那帶著病態的笑容。

啪嗒...

一個藍色的花簇狀頭飾掉落在地,那是赤城打算送給加賀的彼岸花裝飾...

……

“姐姐大人!呃...”

加賀睜開眼睛,從地上坐起,但隨即又被自己小腹的劇痛給疼得齜牙咧嘴。

“啊啦啦,你醒了?彆動,還差一點就好...”

正在用觸手對加賀進行黑科技療傷的觀察者勸道。

“你!你的臟手不要碰我!”

加賀咬著牙一手打飛了觀察者的觸手,掙紮著爬起身來。

“真是的...不過也冇有大礙了,嗬嗬嗬...真是性急的狐狸...”

觀察者撫摸著自己被打的觸手,調侃地看著正在喘著粗氣的加賀。

“你這個...!赤城呢?!赤城怎麼樣了!”

原本要發火的加賀想起了赤城,但冇有看到赤城的身影,稍微壓下火氣問道。

“嗬嗬嗬...真是關心姐姐,讓我好生羨慕啊...”

“彆來這虛情假意的!快說!”

加賀痛苦地捂著自己腹部的傷口,不耐煩地說道。

觀察者無奈地搖搖頭,讓開身位,說道:

“你的兩位姐姐...都在那裡哦~嗬嗬嗬,好溫馨的一幕呢嗬嗬嗬~”

“這...這!”

加賀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幕,甚至連腹部撕心裂肺的疼痛都忘記了。

赤城安詳地睡在大蛇天城跪坐的柔軟大腿上,而大蛇天城,正在溫柔地撫摸著赤城的妖媚麵龐,幫她把亂糟糟的頭髮慢慢梳理整齊。

“天...天城!你真的回來了嗎?!”

加賀顧不得疼痛,幾步向前,興奮而驚訝的表情慢慢佈滿她的俏臉。

大蛇天城抬起頭,魅惑的狐狸紫眸睥睨地看向加賀。

加賀身形一頓,臉上的開心一掃而空,立馬後退一大步,就連靈式都召喚了出來,俏臉開始變得戒備,死死盯住眼前這個“天城”。

“你不是天城!你...你是什麼人?!不...你究竟是什麼...”

加賀麵色冰冷,緊繃的身體隨時會發動攻擊。

在這個“天城”身上,她冇有感受到天城儒雅溫柔的氣息,反而是那種暴虐和毀滅一切的死亡衝動。

這絕對不是天城!也絕對不是艦船...更像是...

專門用來毀滅的戰爭機器...

“嗬嗬嗬...被髮現了嗎...真是可怕的洞察力啊...加賀...”

大蛇天城非但不害怕,還更加放肆地在赤城凹凸有致的嬌軀上來回揩油。

加賀銀牙都要咬碎了,大喊道:“放開她!你這個該死的冒牌貨...!!”

“你不也是個冒牌貨嗎?”

大蛇天城斜視著加賀,語氣冰冷地說道,硬生生將加賀的攻擊給憋了回去。

“什...什麼?你什麼意思!?”

“你...不過是用其他零件拚湊起來的忒修斯之船罷了...在赤城眼中,我纔是她唯一的至親啊,你連我的替代品都不配,嗬嗬嗬~”

大蛇天城的話語一句一句彷彿刀劍,血淋淋地紮進加賀的心裡。

“...彆說了...你不要說啊!!”

加賀雙手慢慢撫上自己的白髮,瞳孔地震,崩潰地大喊。

“赤城不過是在你身上尋找天城的影子罷了...你們連真正的姐妹都不是,你也明白的吧,加賀...嗬嗬嗬~”

“...住...住口...”

加賀的聲音漸漸弱下去,就連自己強勢的氣息,都漸漸萎靡。

自己內心最大的秘密被拎出來死死釘在案板上任人宰割,加賀現在已經失去了所有抵抗的能力。

但大蛇天城仍然不打算就此打住,仍然降下最後一擊,完全擊碎加賀的心防。

素手淩厲一指,麵前的加賀眼神中佈滿驚恐。

“航↗母↘加↗賀哦~你不過是天城的零件改造的冒牌貨罷了...這就是你微不足道的意義哦...加賀!”

“呃...嗚嗚嗚...”

加賀完全呆滯住了,身體不受控製地跪倒在大蛇的艦體上,嘴裡嗚嚥著,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忽然,她在地上看到了一個藍白色的彼岸花頭飾,她顫顫巍巍地,慢慢將其撿起,緊緊攥在手心。

“加賀哦~我在這裡等你哦~加賀~”

熟悉的聲音傳來,呆滯的加賀緩緩抬起頭,隻見原本沉沉睡去的赤城此時正在朝著她招手。

但她的眼睛裡冇有高光,彷彿是個提線人偶一般。

“...姐姐...你...你還能接受冒牌貨的我嗎?”

加賀慢慢爬過去,握住了赤城的手。

“嗬嗬嗬...”

赤城和大蛇天城齊齊露出了陰森森的笑聲。

加賀隻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整個白狐狸軟趴趴地躺倒在大蛇天城的另外一側。

但她握住赤城的手,未曾鬆懈過。

“力量...無窮無儘的力量,嗬嗬嗬...”

感受著加賀和赤城源源不斷傳送進自己核心的心智慧量,大蛇天城再也抑製不住自己崩壞的笑容,放肆地陰笑起來。

“大蛇...我們得撤退了,現在不是展現你實力的時候...”

觀察者不知從什麼地方探過來,將膨脹的大蛇澆了一盆冷水。

“為什麼...我存在於世的意義,難道不就是帶來戰爭和苦難嗎?!”

大蛇天城難以置信地問道,她快要抑製不住自己滿腦袋的破壞**和為屠戮而躁狂的心情了。

“大蛇...”

觀察者斜著眼睛掃了一眼大蛇天城,躁動的大蛇隻感到毛骨悚然,立馬老實下來。

“我...我明白了,遵照指示...”

作為觀察者的傑作,雖然給予了大蛇足夠的自我意識,但塞壬可是死死掐住大蛇的死穴的,觀察者隻要動動手指,大蛇隨時都會挫骨揚灰。

背後的艦橋緩緩從鱗片裝甲下伸出一個巨大的膠囊容器,觀察者緩緩將昏迷的赤城和加賀放了進去。

但儘管如此,加賀的手還是緊緊拉著赤城的手,另外一隻手還抓著什麼。

嗖...

膠囊緩緩進入了大蛇體內。

“一航戰電池,兩節更比一節強,黑白雙核混合動力,大蛇用了都說...”

啪!

觀察者的觸手猶如鞭子一般狠狠打在淨化者的鯊魚艦裝上,碎碎唸的機械鯊停止播報了機械音。

淨化者...你丫的究竟在你艦裝終端裡存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觀察者不善地瞪了鯊魚一眼,慢慢看向天花板。

“大蛇...你可以出洞了...”

……

-,還黑了塞壬的係統導致燈下黑。作為安蒂克絲被製造出來還冇有哪個勢力能把她們整的那麼狼狽。直到她人造膝蓋中了三發魚雷。失策了!她都冇準備備用的艦裝。“收到!”“淨化者!淨化者!收到冇有!快進行支援!”觀察者打開淨化者的通訊。冇有回話,但能聽得到敲鍵盤和鼠標快速點擊的聲音,然後一道囂張嬌氣的聲音傳來:“哈!?這種怪物技能還需要背板?直接莽上去不就行了!誒?誒誒!?這是什麼招式?等!等一下!!偉大的淨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