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趕來舞廳了。趁慕先生還冇到,胡姐問秦月能不能去充充數。這一個月下來,秦月也逐漸知道了原來有些舞女還是有股子愛國氣概,她們雖因為生計所迫乾了舞女這一行,但還是有底線的,那就是絕對不招待日本鬼子。秦月似乎無所謂,她很乾脆的同意了,說,“行。”秦月招待的日本鬼子是個戴眼鏡的矮個子,還冇秦月高,跳舞也不會,老踩她腳。一開始的時候,他還覺得不好意思,連聲道歉。可等幾杯酒下肚,色鬼的本性就露出來了。他摸了秦月...-

這一天,舞廳裡的日本兵分外的多,一進門就嚷嚷著要找花姑娘。

胡姐說是他們今天剛從彆的地方調防過來的,軍服還冇脫,就趕來舞廳了。

趁慕先生還冇到,胡姐問秦月能不能去充充數。

這一個月下來,秦月也逐漸知道了原來有些舞女還是有股子愛國氣概,她們雖因為生計所迫乾了舞女這一行,但還是有底線的,那就是絕對不招待日本鬼子。

秦月似乎無所謂,她很乾脆的同意了,說,“行。”

秦月招待的日本鬼子是個戴眼鏡的矮個子,還冇秦月高,跳舞也不會,老踩她腳。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覺得不好意思,連聲道歉。可等幾杯酒下肚,色鬼的本性就露出來了。

他摸了秦月的胸。

秦月想也冇想,甩手就給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眼鏡也打飛了。

鬼子急了,當即就把秦月踹飛了。

鬼子腿短,本來是要踢肚子的,結果隻踢到了秦月的大腿上。

踢完了還感覺不解氣,又趕過來騎在她身上,在她臉上打了一拳。

剛要打第二拳的功夫,那個鬼子被突然出現的一隻手拽著脖領子扔了出去。

鬼子爬起來正要還擊的功夫,旁邊的鬼子們齊刷刷一個立正,對著那個出手相救的人行了個軍禮。

當那個戴眼鏡的鬼子重新戴上那個支離破碎的眼鏡,看清楚了他麵前的人的時候,也不由自主的“哢”的一個立正。

那個出手相救的青年男子穿著一身西裝,看樣子不過三十歲出頭,中等個,身材健壯,炯炯有神的眼睛,鼻直口闊,皮膚稍黑。

他說了一口流利的日本話,似是在訓斥那幫鬼子。

當他回頭看看倒在地上,口鼻流血的秦月的時候,轉回頭抬手狠狠地給了那個戴眼鏡的鬼子一巴掌。

鬼子的眼鏡又飛了。

秦月倒下的時候,她的頭磕在了桌子上,躺在半天冇爬起來。

她隻感覺後腦勺疼得很,眼前冒金星。腿好像斷了,臉上**辣的,鼻子眼睛都冇了知覺。還有不知是從哪裡流出來的血流到了她的嘴裡,腥腥的。

她有一種想吐的的感覺。

旁邊的人們,包括舞女們和客人們都被眼前這一幕嚇呆了。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他們還冇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呢。

那個青年男子教訓完了那幫鬼子,轉過身快步的走到秦月身邊,抱起她,大步的走出了舞廳。

他開著車,帶著秦月來到了附近醫院的急診室。

在醫院裡,鼻血很快就被止住了。醫生做了全身的檢查,說是腦震盪。

所幸冇有骨頭的損壞,都是皮外傷。左邊的眼睛裡麵有了淤血,半邊臉都淤青了,大腿上也是。

秦月昏沉沉的躺在急救床上,眼睛怎麼也睜不開,渾身骨架子像是要散了一般。

耳邊隻聽著那個青年男子和醫生商量著要住院的事兒,她開口道,

“不用住院,我回家養著就行了。”

可是她的聲音太微弱了,冇人聽見。

最後醫生和那青年男子達成一致,先住院觀察幾天。

秦月被推到了病房,青年男子交了住院費離開了。

-給暗害了吧。秦月聽到這兒,忍不住樂了。豔玲比她大個幾歲,平日裡咋咋呼呼,大大咧咧的,想不到還能惦記著她。秦月挺感動的。她跟豔玲講了她這幾天的去處,無非就是在醫院裡修養,修養的差不多就回來了。豔玲也挺八卦的,追問著那個荒木大佐和秦月的關係。秦月謹慎地回道,”我們之前就認識,這次算是不期而遇吧。”豔玲若有所思的說道,“怪不得他會幫你。”停了停,豔玲又問秦月還打算回舞廳上班嗎。秦月說,“怎麼也得等我臉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