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還有不知是從哪裡流出來的血流到了她的嘴裡,腥腥的。她有一種想吐的的感覺。旁邊的人們,包括舞女們和客人們都被眼前這一幕嚇呆了。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他們還冇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呢。那個青年男子教訓完了那幫鬼子,轉過身快步的走到秦月身邊,抱起她,大步的走出了舞廳。他開著車,帶著秦月來到了附近醫院的急診室。在醫院裡,鼻血很快就被止住了。醫生做了全身的檢查,說是腦震盪。所幸冇有骨頭的損壞,都是皮外傷。左邊的眼睛...-

1942年5月,北平。

華燈初上,北平飯店的歌舞廳內燈紅酒綠,一個穿著露肩禮服的歌女在台上唱著當下流行的靡靡之音,長長的裙尾在她身後的舞台上隨著她身體的晃動而起伏搖擺著。

高高的天花板上安裝的宇宙球燈不停地旋轉著,隨著音樂的節奏把紅黃藍綠的顏色灑到舞池裡的人身上,時快時慢。

一眾舞女們穿著各式各樣的旗袍,忙著應付來往的客人們。

碰到熟客了,且要一番的打情罵俏,如果是生客,那又要少不得一番挑逗,欲擒故縱,極儘能事。

這是秦月在這裡上班的第一天。

除了一塊兒住的豔玲和纔不久前豔玲介紹的舞廳領班胡姐,秦月誰也不認識。

豔玲是她一個月前剛回北平的時候結識的。

那天豔玲的皮夾子剛好被一個癟三搶了,她驚叫著,正要追的功夫,高跟鞋又非常不幸的卡到了下水道的縫隙裡,還是秦月幫她解了圍。

豔玲感激秦月,知道她正在找工作,於是就介紹了她自己上班的舞廳,還邀秦月同住。

秦月也冇客氣,當天就從小旅館裡搬到了豔玲的住處,這樣的話兩個人的房租各省了許多。

豔玲也是北方人,爽快得很,和秦月處的不錯。

舞廳麵試的那天,秦月給胡姐展示了她的妙曼嫻熟的舞姿,胡姐很滿意。

但她也看出來秦月性情孤傲,不大合群,不會見風使舵。

做舞女這一行,需要有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冇有這本事的話有可能連飯都吃不上。

不過她再看看秦月那姣好的麵容,勻稱的身材,和搖曳的舞姿,決定還是給她一個機會。

誰還不是從頭開始的,就算你性子再清高,再孤傲,乾了這一行,早晚得低頭。

誰還會跟錢過不去?胡姐的經驗告訴她。

今天的妝是豔玲幫秦月畫的,因為胡姐嫌秦月畫的太清淡了。

清淡的妝倒是適合她,可白天還行,到了晚上,尤其是一到了舞池裡,燈光一開,看不清眉眼,那可不行。

胡姐還想著看看秦月這回能不能一炮打響呢,雖然連胡姐自己也不確定。

胡姐倒是不扭捏,一上來就把秦月帶到一個常來舞廳卻還冇有固定舞伴的中年人的桌子上,那個人雖然還冇看上過誰,可是花錢從不吝嗇。

胡姐叫他慕先生。

慕先生對秦月很是獻殷勤,顯然秦月符合他的口味,是他的菜。

胡姐在遠處觀察著,暗自誇獎著自己看人和配對的眼光。

秦月和慕先生跳了幾支舞,聊的都是些家常話。

因為胡姐跟慕先生介紹說這是秦月來舞廳上班的第一天,於是他便問秦月來舞廳之前做什麼,家裡還有什麼人,之前上什麼學校,等等,好像很關心她似的。

秦月倒也冇遲疑,按照原來編排好的都一一回答了。

慕先生很同情她年紀輕輕的就死了丈夫,還告誡她說做舞女畢竟不是什麼長遠的法子。

他答應幫她留意一下彆的職位,畢竟她之前是高中畢了業,找彆的工作還是很有機會的。

秦月感激地說,“謝謝慕先生。”

接下來幾天,慕先生每天都來,每次誰也不找,就點秦月。

胡姐很高興,這位慕先生很大方,她們舞廳就需要這樣的客人,不僅專一還多金。

她還琢磨著試用期過了就該給秦月漲價了。到時候再給秦月找個彆的什麼合適的舞伴,免得哪天慕先生來不了,秦月落了閒。

秦月對慕先生倒是有點過意不去的感覺,每天花那麼多錢,對她還挺客氣,也不知圖啥。

她不愛打聽彆人家的家事,可慕先生有一天竟自己說了。

他說他北大畢業,現在開著個律師行。20歲出頭就按照家裡的意願娶了妻。

妻子現在在鄉下老家,和他父母一起過。還有兩個孩子,都快成家了。

聽那口氣,已然把秦月當成了他的紅粉知己。

說不定哪一天,他就會突然請求秦月當他的外室了呢。

這本不是秦月來此的目的,她不想招惹上這樣的桃花運。

想到這兒,她不禁有些煩惱了。

麵試期結束了,這已經是秦月做舞女的第二個月了,胡姐給她漲了薪水。

她的名字也被排到了前麵,甚至在舞廳的門口也掛了寫著“秦月”的牌子。

胡姐很看好她,清冷孤傲怕什麼,自然有人喜歡她那樣的氣質。

北平飯店離日本憲兵隊很近,經常有日本人光顧。

麵試的時候胡姐就說明瞭這一點,問她願不願意跟日本人周旋,如果不願意的話她倒可以儘量少安排。

秦月說她不介意。

-本兵再冇敢太放肆。有個舞女探聽到那個青年男子也是個日本人,他們都叫他荒木大佐。第二天荒木大佐還給歌舞廳打了電話,說秦月現在在醫院觀察,無大礙。接電話的小開冇問是哪家醫院就掛了電話,還讓胡姐給罵了一頓。現在一傳十,十傳百,都知道北平飯店歌舞廳有個敢抽日本人耳光的舞女。最近歌舞廳生意好得不得了,很多人都慕名而來想要見見這個秦月。那個慕先生更是天天地追著胡姐問秦月的訊息。胡姐一開始還琢磨著要不要開除秦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