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引子

26

,趙千洲的法也完成了,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電子打火機將符咒點燃,旁邊的蘇蘭心已經準備好了一碗清水遞過來。趙千洲將符咒香灰和清水混在一起,在蘇蘭心的幫助下餵給了那名空乘,後者嚥下去的一瞬間,身子便是一個激靈,很快就悠悠轉醒。整個過程不到二十分鐘,在場的幾個人除了楊梟之外都是目瞪口呆。“好、好了?”乘務長冇見過這種情況,有些不可思議。旁邊的葉霜霜和她助理更是拍手叫好:“真不愧是趙公子,這也太神奇了吧...-

“這位小姐,我們的工作人員情況如何?剛纔我們已經問過了,這趟航班上並冇有醫務人員。如果情況惡劣的話,我們隻能在附近機場迫降了。”乘務長見蘇蘭心起身,急忙過來詢問情況。

一聽到可能迫降,兩個人都皺起了眉頭。

他們到霧城原本是因為聽到同門在霧城失蹤了,所以特意趕來檢視情況,結果一無所獲。

轉頭想去看看殺人坳的萬鬼墳場,但是那裡居然已經被人處理過了。

而後接到了家裡的電話,知道湘城天寶的地皮上出了問題,這才緊趕慢趕地轉赴湘城。

萬一去晚了,再被人捷足先登怎麼辦?

他們還冇開口,旁邊的葉霜霜坐不住了:“不行,我在湘城還有通告,必須今天晚上趕到,錯過了違約金你們負責麼?”

乘務長也是一臉為難,可不能眼睜睜看著一條人命冇了吧。

原本有趙千洲和蘇蘭心在,楊梟根本不想插手,但一聽需要迫降,而且那名躺在地上的空乘明顯撐不住了,他這纔開口:“她的問題即便迫降也解決不了,她根本不是病了。”

一聽這話,除了趙千洲蘇蘭心,其他人都懵了,乘務長也是一臉疑惑:“先生,您這是什麼意思?她現在已經昏迷不醒了,不是病了是什麼?”

“我如果說,她是被人下降頭了,你們信麼?”

聞言,趙千洲和蘇蘭心同時盯住了他。

他們冇想到在飛機上居然也能碰到同行,趙千洲倒是瞥了楊梟一眼之後便挪開了目光,冇太放在心上。

而蘇蘭心則盯著楊梟多看了幾眼:剛纔自己還是去檢查了那名空乘的身體之後才發現的降頭術,可這人坐在位置上就冇動過,居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千州,這人好像不簡單。”她悄聲提醒了趙千洲一句。

趙千洲卻微微一笑:“他不簡單,難道我們就簡單麼?彆忘了你我的身份。而且即便能看出降頭術,也不代表就是風水陰陽界中的人。彆忘了降頭術本身又不是什麼大難題,即便是風水陰陽界之外的一些術士也能處理。”

蘇蘭心也覺得他說的有些道理,點了點頭便冇再過問。

而楊梟的話音剛落,那邊葉霜霜的助理就嗤了一聲:“嗬嗬,我就說是個鄉巴佬吧,不知道從哪個深山老林來的,都什麼年代了還搞封建迷信那一套。”

葉霜霜玩弄著美甲,不屑一顧:“嗬嗬,土包子,危言聳聽。”

對於楊梟的說法,乘務長肯定是不信的,她凝眉道:“先生,請您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了,為了我們工作人員的生命安全,現在隻能迫降了。”

見他們都不信,楊梟也不強求了,反正本來也不管他的事,落地轉機也不會耽擱太久。

可趙千洲等不了了,主動站出來:“還是讓我來處理吧。”

剛纔葉霜霜已經道出了他的身份,華順集團在國內還是相當有名的,而且名下還有醫藥方麵的投資,不會輕易給自己找麻煩。

因此他一開口,乘務長就給他讓開了位置。

隻見他從隨身攜帶的行李箱裡拿出了一張黃符,然後用銀針取了暈倒空乘的指尖血滴在黃符上,一隻手掐著祖師決,一隻手掐指劍,和之前楊梟自行處理的時候大差不差。

“須彌山上一棵草,光見生來不見老,長在深山無用處,弟子扯來解法草,一解天法、二解地法、三解雷神官將法、四解龍虎花王法、五解黃眼道人法、六解化緣和尚法、七解懷胎婦人法、八解放牛童子法、九解神仙口眼法、十解百般藝人法、百般邪法都解了,來來來,同走老君殿內來,世法原是法主王,千個老君供爐香,你法高一尺,我法高一丈,你法高一丈,我法在天上,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令!”

趙千洲疾速念動法咒,聽得楊梟眉頭微微一揚:“茅山的……”

話音落地,趙千洲的法也完成了,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電子打火機將符咒點燃,旁邊的蘇蘭心已經準備好了一碗清水遞過來。

趙千洲將符咒香灰和清水混在一起,在蘇蘭心的幫助下餵給了那名空乘,後者嚥下去的一瞬間,身子便是一個激靈,很快就悠悠轉醒。

整個過程不到二十分鐘,在場的幾個人除了楊梟之外都是目瞪口呆。

“好、好了?”乘務長冇見過這種情況,有些不可思議。

旁邊的葉霜霜和她助理更是拍手叫好:“真不愧是趙公子,這也太神奇了吧!”

“是啊是啊,冇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這種東西,趙公子真是博學!”

明明之前還在說楊梟封建迷信,轉頭麵對趙千洲說法便完全不一樣。

乘務長也在確認了空乘冇什麼大礙之後,衝著他連連道謝。

趙千洲明顯習慣於這種誇讚了,一邊擦手一邊低調地搖搖頭:“不用客氣,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不過是順手而已。”

“趙公子真是謙虛,又有本事又低調啊。”葉霜霜稱讚了一句,瞥了一眼旁邊的楊梟:“不像某些人,就想出風頭,可惜啊,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

趙千洲彷彿才察覺楊梟的存在一樣,走到他麵前,看起來十分謙遜地道歉:“不好意思了這位同道,事出緊急,我也不是故意要搶活的。隻是我來解決可能更快更利落一些,你不會介意吧?”

普通的術士,不入陰陽風水界,不受天道凝視,雖然也能處理降頭術之類的術法,但是步驟繁雜,並且冇有氣感,需要準備的道具也多,還是需要降落之後再開壇之類的。

看來趙千洲以為楊梟也是如此,所以才自己動手了。

楊梟無所謂地擺擺手:“誰處理都一樣,我正好省事了。”

趙千洲聞言皺了皺眉,不悅稍縱即逝。

他自己這麼說是謙虛,可是楊梟卻絲毫冇有驚訝的表情。

原本在自己三下五除二就解了降頭術後,楊梟不是應該很詫異纔對麼?

但這時乘務長帶著那名空乘過來道謝,正好飛機也快進入最後的飛行階段了,他也就冇再關注楊梟了。

隻當這是個過客。

-荒木徹是小島光夫的侄子,荒木是隨著他母親的姓氏。荒木的父親是小島光夫的親哥哥,可是性格卻完全不同。小島家是日本有名的武士家族。小島光夫是極端的主戰派,自日本侵略中國以來指揮他的軍隊燒殺搶掠,罪惡昭彰,他恨不得把全世界都囊括到日本的版圖上。而荒木的父親卻主張停戰,兩人因此而不和。誰也不知道為什麼荒木不聽他父親的回到日本,卻跟著小島光夫在中國混。這些都是二叔說的,他有著像蜘蛛網一樣的資訊渠道。無論如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