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引子

26

劍雨,直直向佇立於陣法中央的單薄少女逼去!這個弱不禁風的綠衣少女,她,正獨自一人麵對著蒼雲派、乃至整箇中陸上仙界最強的功法,漫天的正陽八荒劍陣!“不!”一瞬間,周曉川感到四肢如同提線木偶,被某種洶湧澎湃的力量牽引而動。用儘平生全部力氣,他發了瘋地向著少女的方向狂奔而去。整個胸腔痛得要炸開了,他感到自己不要命地,要去護住那個即將魂飛魄散的綠衣少女。是那樣的悲憤與心痛,涕淚橫流中,他真實地聽見另一個自...-

中疆北陸最中心處,眾星捧月般拱起連綿不斷的山脈。

這是蒼雲十二峰,是統攝北陸的第一仙家——正陽蒼雲派的駐地。

周曉川疾行於熟悉的山道,用力撕去胸口粘住的一道紙符。

他是蒼雲清竹峰周峰主的大徒弟,身形尚在發育,卻依稀有了修長結實的輪廓,氣質俊朗,清澈的圓眼透出少年人的青澀。

他忘記自己從哪來,忘記自己為什麼出門。但他知道自己要去哪。

他要去蒼雲主峰找一個人。

催命般的衝動緊緊脅迫住他,喘息之間,心臟一遍遍頂起千斤巨石。

目之所及的遠處,蒼雲十二峰的最高峰——清朗主峰之上,反常地燃起熊熊金焰,那是由至強的靈力爆發引燃的空氣。

沖天火光中,他無比強烈地感到,有人在那裡等他。

他不去,那人決計活不成。

“往前去啊!再快點啊!”

身體裡似乎有另一個人,正十萬火急地衝他扯著嗓子大吼。

於是,中了迷心咒一般,周曉川莫名爆發出周身脈節的全數靈力,向目的地不顧一切地狂奔而去。

竟是存了死誌。

疾迫的步伐飛速掠過詭異無比的景象:

樹木燒焦,血跡飛濺,遠處的山溪裡似乎還橫亙著屍體,這不該是祥和幽靜的蒼雲隱境。

一切都很不對……

可他來不及細想,也冇有停下腳步。

為了那個人,他必須一刻不停地向前狂奔。

……

清朗主峰,寂玉前殿內空無一人。

珍貴的血靈晶供奉,被碾為紅粉,像下雪一樣覆蓋住滿地的殘肢短腿與斷壁殘垣。牆壁和地麵遍佈焦黑的坑窪,那是強大靈力交鋒劈開的裂痕。

周曉川瞧得心驚肉跳,但他依舊冇有停下腳步。

他躍過分離崩析的石階,穿過中庭倒塌的巨大廊柱。

院門儘頭,往生崖邊,他看見了一方氣勢宏偉的正圓形石台,這是青朗主峰的試煉校場。

一個纖弱高挑的背影,正亭亭佇立在正圓形校場的圓心處。

那是個窈窕少女的背影,她穿著一身染色極罕見的青綠紗裙,裙角隨風飄舞,遠遠望去一襲碧水盈盈。

頓時,胸中懸著的那口氣鬆懈下來。

她還活著!

周曉川並未辨認出那陌生的身影,卻感到莫名的心安:

——他要找的人,在等他的人,還活著!

綠衣少女並未察覺來者,她正專注地仰頭望天。

卷地而起的狂風中,她那形銷骨立的身板筆挺到僵硬,似乎還在微微顫抖,彷彿有些不由自主的恐懼,又彷彿還有些激動和急迫,似是對將要發生什麼胸有成竹,甚至,有所期待。

眼見她單薄的身形被罡風帶著,就待乘風而去。周曉川急急聚焦於少女的視線擴散開來,他才終於看清,少女正直麵著一陣自九天雲霄處飛流直下、橫貫天地的超強靈力!

蒼雲派修為已達無極天境的八位峰主正持劍列於少女麵前八個方位,陣法交錯中,八柄上古神劍織出十萬劍雨,直直向佇立於陣法中央的單薄少女逼去!

這個弱不禁風的綠衣少女,她,正獨自一人麵對著蒼雲派、乃至整箇中陸上仙界最強的功法,漫天的正陽八荒劍陣!

“不!”

一瞬間,周曉川感到四肢如同提線木偶,被某種洶湧澎湃的力量牽引而動。

用儘平生全部力氣,他發了瘋地向著少女的方向狂奔而去。

整個胸腔痛得要炸開了,他感到自己不要命地,要去護住那個即將魂飛魄散的綠衣少女。

是那樣的悲憤與心痛,涕淚橫流中,他真實地聽見另一個自己正在他的喉管裡撕心裂肺地呐喊、尖叫、怒吼,吼得他也一齊叫出聲來:

“不行啊!住手啊!不是這樣的!”

他奮不顧身地向少女狂奔而去,離她越來越近。他拚命向前伸長了手臂,想去拉住那近在咫尺的青綠衣袖。

可就在這危急存亡的緊要關頭,一件詭異無比的怪事卻忽地一下,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

——是他拚命伸展出去,想要拉住少女的那隻左手。

在虎口處,赫然橫陳著一道深刻入骨、醜陋駭人的陳舊刀疤!

分神的瞬間,一道淒厲的尖叫憑空乍起,直直貫穿了他的胸膛。他駭然抬頭,眼前卻見漆黑一片。

……

周曉川捂緊胸口,滿身大汗,猛地從竹塌上翻滾坐起,駭然抬頭,卻見漆黑一片。

待汗滴冷卻,視野逐漸清晰,哪裡還有什麼漫天劍陣和綠衣少女?

他正在清竹峰自己的竹寢內。窗外月朗風清,夏蟲低語。正是一年之中最好的季節和最好的夜色。

周曉川劫後餘生般大口喘著粗氣。

……還是那個夢……還是……冇能看清那個人。

不過,這次又有了新發現……

他這麼想著,目光垂落,彙聚於他的左手虎口處。

光潔的皮膚上隻有被竹蓆壓出的紅印。

-無一人。珍貴的血靈晶供奉,被碾為紅粉,像下雪一樣覆蓋住滿地的殘肢短腿與斷壁殘垣。牆壁和地麵遍佈焦黑的坑窪,那是強大靈力交鋒劈開的裂痕。周曉川瞧得心驚肉跳,但他依舊冇有停下腳步。他躍過分離崩析的石階,穿過中庭倒塌的巨大廊柱。院門儘頭,往生崖邊,他看見了一方氣勢宏偉的正圓形石台,這是青朗主峰的試煉校場。一個纖弱高挑的背影,正亭亭佇立在正圓形校場的圓心處。那是個窈窕少女的背影,她穿著一身染色極罕見的青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