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投書】諸神的寓言/江一豪

IMAG0294_1

2012年12月4日,陳為廷登上平媒頭版頭條。

可以想像,對社運採取相對保守,甚至攻訐態度的聯合報,會把陳為廷痛罵教育部長的圖片放在頭版,絕對是不懷好意。但我之所以把這分報紙保留下來,卻是基於這樣的直覺:

這張圖片在訴說/召喚的,不正是「不要相信30歲以上的人」這句話嗎?

雖然這不可能是聯合報的本意,但事後證明,陳為廷確實就是以類似這樣的姿態引領風騷,並在太陽花運動中達到極致。

——————————————-

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上網反覆瀏覽歷年來,政治人物的競選廣告,並每每在今昔對照中,咀嚼人世變幻的無常──阿扁當年真的好年輕也好謙卑,馬英九說實話也還滿健美的。除了折服於這些競選廣告,居然能如此精準掌握撩撥人心,卻也為這樣的精準度,感到迷惘、害怕而且憤怒。

憤怒,當然是因為事後證明,這群政客根本就是在欺騙我們;害怕的是,即便如今已鮮少出現「民主燈塔」「偉大舵手」這類相對粗糙的語言,但試圖把焦點、榮耀歸於少數人的政治操作,在現今台灣仍是常態;而這類早就被驗證為不可靠的神話,何以仍是現今政治文化的主調,總讓我迷惘不已。

318反服貿運動之後,我曾聽聞不只一位當時也身處立法院議場內的朋友說過,他們並不喜歡造神,那只是基於當時情勢的必要,不得不為了迎合主流媒體,才讓少數幾位具有群眾魅力的成員,成為鎂光燈的焦點。然而讓我有點不解的是,這些朋友不僅長期參與社運,也認同草根民主、集體組織的重要性。而且事實上,這種讓少數人承接運動光環的現象,並沒有因為眾人離開立法院後而消失。

也就是說,即便「帆神」跟「廷神」只是當時大家一起為了運動所需,而不得不選擇的便宜行事。可是很顯然地,在運動邁向新的階段之後,「神話」仍持續發生作用。縱使這並非當時共同參與者之所欲,但客觀上似乎也已無法逆轉。

幾顆閃閃發亮的星星,畢竟就這麼在許多人的期盼下誕生了。

直到今天之前,我只見過陳為廷一面。沒記錯的話,在2009年的三鶯部落,應該是蔡培慧邀他以及另一位年輕人前來參訪。印象很深刻,我們並未交談太多,但我確實請他留下聯絡方式,並且在聽他說「因為要準備考大學,所以要等到明年考完後才比較有條件」而暗自覺得可惜。

很明顯的,陳為廷確實有這樣的能耐--可以讓人在極短時間內,就能與之親切,並希望能與之合作。而且以他的早慧,他必然也知道自己有這樣的魅力。於是接下來就只是,如何掌握、使用這個魅力的問題而已。

也不知道為什麼。在我有限的社運歷程中,所遇到的前輩先進,絕大多數對菁英、個人主義抱持著極高的批判(至少是警惕)立場。對於該怎麼接受各種有形無形的資源這件事,更是有時近乎到不近人情的程度。以有形的例如金錢來說,就算只是幾百塊錢的車資補貼,如何拿得名正言順且有憑有據,除了是要對群眾負責,當然也是自我保護所必要,否則寧可不拿;就無形的例如投射在自己身上的想望或名聲,則就不只是自我保護那麼簡單。而是根本上,對於運動究竟該以什麼樣的方式被理解與實踐?

這已近乎原則。大白話就是,運動是大家的,憑什麼累積在你一個人身上?

用一個不是那麼準確,但同樣能突顯問題的士林文林苑王家為例。當年來自八方的聲援者,協同王家轟轟烈烈掀起抗爭,可是2年後卻是以王家人自拆抗爭基地,這樣的方式收場。這不僅讓許多聲援者感到錯愕,更有人以「挨了一記悶棍」來形容自己有苦難言的處境。絕不是說抗爭就不能妥協,但是運動既然已經成形,而且是社會力共同投注後的結果,進退收放總得有個集體決定,也該有判斷是非曲折的標準。但從頭到尾,擺在你我眼前的事實是,至今幾乎沒有人(敢)批評王家人,甚至連討論的空間都沒有。

如果一個無法被批評的受害者,就足以讓運動陷入窘境,那麼灼熱的星星呢?

這也就是我無法理解,陳為廷何以會變成今天這樣?就已被披露的說法看來,週遭的核心夥伴,對於他過去可能會被社會非議的行為,早已知之甚詳。但在陳為廷決定投入立委補選後,他們顯然沒打算,用盡可能坦誠、直接的方式讓外界知悉此事。相反地,他選擇性的片斷自爆,以及夥伴們在第一時間發表,讓人覺得既算計又像在護航的言論,終於招致更猛烈的反噬。

必須強調,我至今仍認為,迫使陳為廷退選的關鍵絕對不該,也不是「性騷擾」,而是其他更致命的。

往往,在「為了運動好」這個大前提下,參與者總不免會壓抑、略過發生在我群身上的瑕疵。這當然可以被理解。但若久而久之、一而再再而三,「為了運動好」這句話,反倒成為「跳過」許多核心的藉口。而這一次又一次對於原則的棄守,終究會堆積成或反映出路線上的根本差異:

我們口中的「社.會.運.動」,講的是同一件事嗎?

如今看來,迎合且認定這個社會需要明星的運動,注定是一場悲劇。不論是進入體制或在體制外抵抗,反對(造)神絕不只是我所認識的前輩先進,他們身上所獨具的潔癖。那些經意或不經意地提點我,必須念茲在茲慎拒資源的關鍵原來是:社會若要集體向前,所必須擺脫的蒙昧之一,就是(造)神。

在陳為廷之前,就已經有太多的案例足以佐證,不是嗎?

星星,本就不為了照耀他人而發光亮,更何況每個正在呼吸的都是人。陳為廷這幾年來的起落,是他以及所有期盼他成為星星的人,集體成就的共業。這對他們來說,現在看來或許極為慘重,但也是轉捩的機會。

(我從不相信,讓某某某出來,運動才有出路、台灣才有救這類鬼話;相反地,我一樣不相信打倒某某某,台灣就會好這件事。歹勢啦,我當然知道,當今最標準的語法是:「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

誰說要有光環才能做事?在我身旁,有太多沒沒無聞的勇者,比檯面上的「神」更偉大、做更多事。所以我反而覺得,現在才是頓失光環的陳為廷最好的時刻。挽起袖子加倍打拼,就算無法重拾過往的虛名,依舊默默付出才更讓人敬佩。

怕就怕,還是有人捨不得、放不下,那曾經一起述說過的神話。

我真的很期待,為了台灣好,我們能告別神話,把未來交給每個活生生的自己,並扛起該扛的責任、付出應付的代價,而不是怠惰或算計地仰望遙遠的星光。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