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秋鬥評論】勞動教育初探

【陳政亮】

當前工運在面對教育領域的勞動保障時,必然會碰到「實習」的問題。工運團體或工會處理過這類議題的也不在少數,我個人服務的高教工會亦針對實習制度發起過幾波的行動。一般說來,實習制度最為人詬病之處,正在於它對勞動者的剝削,是透過「學習」之名來掩蓋,其邏輯是「得利者是勞動者自身,何來剝削?」;因而,從左翼的觀點來看,更顯得無恥。

然而「批判實習制度掩蓋了剝削」的論點,似乎潛藏著一個觀點:將學習與勞動二分,並且在價值判斷上傾向於學習,而非勞動(「這終究並非學生本業」)。因此,學生的勞動力必須被限縮使用,且必須是在有學習的前提下始得為之。在此想法下,工會與工運團體最常提出的案例便是:「無償勞動一整年,與專業技能的學習完全無關,還得繳交學分費」。除了是典型的剝削之外,最重要的是,這根本不具有任何學習的內涵。

確然,這是種剝削的形式;但區分學習與勞動也不見得站得住腳。勞動與學習嚴格來說是互相涵蓋很難二分的。我不認為對學生而言,在概念上將「學習」浪漫化,同時暗自「以勞動為非」,是對的思考方式。這並不是說剝削應當被肯定,而是說在這兩者難以區分的同時,更需要恰當的勞動保障,而此保障並非以犧牲勞動的意義與價值為前提。

本質上來說,勞動不必然為惡,任何社會形式下的勞動,其本身仍是生產力的來源,也可能是自我完成的關鍵要素—如果不是唯一要素的話。而當代資本能大量的運用學生勞動力,除了剝削容易、對資本具有彈性運用的方便性之外,更重要的是當前教育體制事實上已經完全符合了市場的需求而自我建構了。那些沒有實習制度的科系,在本質上其教育內容也與市場的期望相去不遠了;而那些離市場上尚遠的科系,又有哪個不是懷抱著高度熱情向市場輸誠?

左翼必須面對現實:當代教育體制是資本主義生產過程一環。此事透過「獨立的學術自由空間」、「人文思潮」、「公民陶冶」、「思想沙龍」等幽幽情懷,是不太可能產生對抗性的。科系已經是市場的一部分了,在其中,技能教育與市場意識型態的養成,只能透過新型態的教育形式來對抗。我認為這個新型態的教育形式可以是勞動教育。換言之,若說當前大學其實是新自由主義的勞動教育體制的話,那麼我們應當發展的是勞動保障與意識型態批判的勞動教育。

我從1980年代初期在英國發展出的左翼教育學中得到了一點知識的靈光,或許可以作為初期的進路。新版的勞動教育應當在大學教育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這可分為兩類課程:首先,是勞動保障的教育(相關勞動法令、組織與制度設計)。再者,則是對於勞動現場的批判性理解,這又可細分為下列幾點:1. 經濟問題(公司與機構的物質基礎為何?如何影響工作?)2. 民主問題(權力之獲得與呈現的機制。誰指揮?如何指揮?)3. 平等問題(差別待遇?不同背景的學生的差別?)4. 異化問題(勞動與生活的關係。工作如何帶來滿意?)5. 對抗問題(有無工會?差別何在?個人可以在現場改變什麼?)。

這樣的課程可以帶給「實習」或類似課程學生新的體驗。首先,學生對於當前與未來的工作現場能產生一個批判的距離,有意識的理解受僱者的環境,反思性的觀看自己的階級位置、感受與生活—這其實是當代所有工人的一致面貌。無論如何,當務之急是幫助學生面對自己本是勞動者的現實,不用受到「學生」、「學習」概念的干擾,而無法清楚的認識到資本與勞動的關係。當然,如果這類課程進一步鼓勵自行組織的嘗試的話,的確可能帶來超出想像的抵抗能力。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