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秋鬥評論】書局可變旅館,為何小學不能變住宅?

明倫國小

【映雁】

消息指出北市府計劃將已廢校的明倫國小「校地改做中繼住宅」,這個方向感覺有點歪。歐洲、西方早有人把工廠等房舍改裝為住宅,重慶南路的書局、大樓也都變旅館了!國民小學或「空總」軍營為何不能直接修建為住宅?

官僚便宜行事就是「拆除再蓋」,無論賣地不賣,都符合開發商的方便,也無論如何都幫開發商從中訛削一筆,卻無利於提供便宜又好的公共住屋。若只是清理荒廢、閒置的房子,無論校舍,廢墟公共機構宿舍與辦公樓,甚至工業外移後的廢墟廠房,反而大大省錢與節約。

有些人會說工業區不能住人,這是講一半,工業區能不能住人不是紙上名目的問題,只要願意做,則依照住宅安全的相關規範進行整裝就好了。這不是法律而是意志,何況工業區早有工業住宅。紐約知名「蘇活」區,雖然不幸變成房地炒作的天堂,但最早也是因為頹廢倉儲區地價低,才吸引沒啥錢的藝術家與年輕人聚集。事實上臺灣也早出現工業區土地蓋豪宅,三重、內湖都有,只不過這些地皮商的目的是鑽漏洞。

廉價當然是重要的,我們也不強逼政府花很多錢卻不合理低價出租。從現實來看,無論是往外縣市求學的學生,甚至週間去竹科上班的科技新貴,都需要可替換性強的房子,而且我們都知道向地主租賃的小套房或雅房有多苛、多糟,其中關鍵的是數量和價格與區位,倒不需要多新、多炫、多好聽的「青年住宅」。

但是問題的核心也不僅是廉價與否,而是挑戰著究竟什麼樣形式的建築才可稱上「住屋」?與什麼「是住宅」的意義調整。不僅是學生、外縣市工作的此種暫時需要,還要面對更根本的住宅多樣性、人們的差異性。

現在光從「中繼住宅」的名義就知道,它對應著恆久,也就是對應高、大、貴。特別是台灣已經被揭露的那些買空賣空、以貸款行無本生意的開發商,不只是恆久,他還鼓吹人們不斷買利用各種媒介,通過意識形態將「需求」創造出來,通過宣傳而弄假成真,一幢不夠,還要一幢在山上,一幢在海邊。之所以如此,與政府強力鼓吹「拆光-新建」,且主要的獎勵主要都在這方面,有必然關係。

人們誠然可以就去這樣的房市裡打滾。但不管怎樣,公共機構的天職應是在血腥金錢遊戲中確保人們各種可能性,而不是促成必然的競建。改裝既有荒廢建築、以公共力量平衡我們經常忽視的高度單一化的「市場」,是起碼可做的事。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