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秋鬥評論】保障勞動家長參與教育決策

15744442751_ce50c46d27_b

【羅德水】

有關「國中小教師介聘」爭議,在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不斷抗議下,教育部終於在3月23日再次做出修正,確定新制將於民國105年8月1日起施行,亦即,今年度、明年度的教師介聘仍依舊制(2年可提申請)規定辦理。

針對同樣一個辦法,教育部竟然在一個月內兩度做出修正,教師工會鍥而不捨、據理力爭固然關鍵,但也凸顯全案決策過程確有嚴重瑕疵,以至於教育部不得不改弦易轍,承認錯誤。

就行政部門法規修正程序而言,教育部於103年10月14日預告修訂《教師介聘辦法》,尚保留「因重大傷病需醫療」、「因結婚,或生活不便有具體事實」得維持原規定申請的但書,召開研修會議時,全教總代表也明確反對延長介聘年資為三年,並建議特別考量「配偶未於同縣市、地區任職或生活」、「須照顧未成年子女」、「父母或配偶之父母無法獨立生活,需就近照顧」等狀況,可教育部竟於104年2月24日公告時取消但書,且未比照其他影響人民權利義務的修法訂有日出條款,過程蠻橫粗暴,嚴重侵害教師權益,修法過程明顯可議。

尤其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教育部以「穩定偏鄉師資」、「維護學生受教權」、「家長團體支持」為由,做為延長教師介聘申請年資的理由。

以學生為名是教育行政部門慣用說法,目的在塑造教師為自身權益不惜犧牲學生的形象,事實上,師生權益更非零和,離島、偏鄉師資另有久任規定,每年教師介聘達成率不到國中小教師2%,根本難以擾動師資穩定,教育部說詞與作法處處站在教師的對立面,決策又流於民粹,已然失去教師認同。

至於所稱「家長團體支持」修法一事,先不談某些家長團體代表的發言幾乎已達「逢師必反」的程度,更值得討論的是,目前參與教育決策的家長代表究竟代表了誰?

自1994年「410教改遊行」以來,家長參與教育決策蔚為風潮,《國民教育法》明訂:「國民教育階段內,家長為維護其子女之權益,應相對承擔輔導子女及參與家長會之責任,並為保障學生學習權及人格權,有參與教育事務之權利」,印證明國家教育權已逐漸向國民教育權轉移。

應該看到,無論教育部或地方教育局處在進行教育決策,哪怕是單純討論教師權益時,邀請家長團體與會已成慣例,家長參與教育事務已不是問題,現在的問題是,由誰代表家長參與教育事務?一般受薪階級家長有機會參與教育決策嗎?以參與學校事務為例,結構上,受雇者背景的家長比例應占絕對多數,但勞工家長擔任班級、學校家長代表之比例卻微乎其微,遑論縣市層級、全國層級的家長組織。

我們支持家長參與教育事務,但家長組織成員結構能合理反映家長的職業與階級屬性嗎?不平等的家長參與是否進一步惡化弱勢階級權益?優勢階級鼓吹倡導的競爭、自由化、使用者付費、不適者淘汰等概念,有利保障弱勢家庭的教育基本權利嗎?

為維護勞動家長平等參與教育事務的權利,全教總曾經提出「親職假」概念,未來仍應朝保障勞工家長公假出席學校日的方向努力,此外,受薪家長更應積極參與家長組織,甚至重新組織能代表受薪階級的家長團體,積極參與教育決策,以確保教育符合公共利益。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