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破報】2013秋鬥‭ – ‬召喚當代需要的「左」

蘇盈如 — Thu, 2013-11-21 22:55
文/許崇銘
攝/蘇盈如

由五十餘個社運組織共同發起的2013秋鬥,17日下午舉行。自09年「秋鬥再起」開始,發起團體由工運擴張至各領域的運動團體,當年度的秋鬥參與者,通常都會反應出該年主要的運動議題,如去年勞保問題激起各地總工會與職業工會的積極動員。今年秋鬥現場與往年不同之處,當是出現了大量各地迫遷自救會團體,從一直未解決的三鶯部落、華光社區,跟今年引致到不可收拾的桃園航空城、苗栗大埔以及南鐵遷移等等。

活著的祭典

秋鬥復辦以來,實質的內涵已經從勞工運動,轉化為社會運動的結盟。今日秋鬥,和過去「二法一案」時代所萌生、針對工運議題的衝撞與施壓相對照,更像是一年一次的社運勢力總盤點與結盟關係的確認。走在相似路線上的組織於年末互相聚首,探詢合作的可能,交換一整年的挫敗與戰果,順便確認敵人與朋友。因此行動方式,雖然名稱上依然延續著「鬥」這個引入自日本「春秋兩鬥」的抗爭招牌,亦轉變成象徵及誓師為主。以統攝多場域、多面向的議題,透過「舉辦」秋鬥,整合出適用於當代台灣運動的理論工具跟具體方略。如今年集結於帝寶,以行動劇定性各領域的議題(食品案、教育商品化、高房價等),背後為政商複合體的共謀剝削,中點為華光社區,控訴政府以產權問題,掩護政商合謀都更利益,至財政部終點時以掛鞋行動抗議藍綠勾結淘空社會,並提出社運團體對台灣十年後應是如何的想像與願景。

當日之外-組織者的秋鬥

要理解「秋鬥」,除了每年當日的行動與宣示之外,應該要從秋鬥當年度籌備開始,密集的細節、小道具、行動設計、象徵使用等一切磋商總體來看,這是一整個以秋鬥為名捲動的人際連結、論述交換、辯證、詰問以及如果有可能的話,沈澱出共識的系列行動。

最近幾年秋鬥也是新生勢力尋找戰鬥位置以及舞台的試探。不管最終有無列名於行動團體,從籌備會議開始,新的個人或組織形式上共同地磋辦細節,認識較有資源的資深組織者。帶入不曾有過的新式動員工具或反動思維讓老鳥心癢難耐、揣測不安。雙方或累積情誼或劃清界限。像鍋大濃湯,大家確實都期待:應該可以加些料試試看。

今年秋鬥的參與團體面向極廣,論述形成的過程也相當不易,外加很多異質性的團體並沒有過共同的革命情感跟斬獲,自各項具體事件如何沈澱出從意識型態到政商一體運作機制的完整看法,不容易,也很漫長。尤其今年的秋鬥籌備時期較短也倉促。

反新自由主義的基調

總指揮火盟常建國指出今年的核心論述:「去年秋鬥提出了『向左轉』,今年秋鬥要進一步把『左』是什麼談清楚。非若傳統概念上的左,台灣現在需要的左,有其要對抗的具體對象,就是新自由主義所引發的各個面向的破壞。今年台灣各種信念的崩壞,是個很明確的例子跟時機,除了傳統的勞動面向外,醫療、食安、環保、土地正義、族群歧視、性別,甚至於金融秩序,全部都因為新自由主義逐利至上的剝削形式而面臨毀滅。」

「過去認為『左』僅存在於邊緣或者弱勢的中產階級,也或可透過今年各種事
件去反思自己是否真的能置身事外,繼續尋求那些已不可得的小確幸。」

「新自由主義及其伴隨的開發主義,其剝削形式,已經不僅限於資本家對勞動者的剝削,更擴張為資本家對消費者的剝削、資本家對醫師、社工、護理師等專業工作者的剝削、資本家對環境的剝削,甚至於是資本家對其他資本家的剝削。當原先享受的高價麵包原來是廉價香精麵包、養生的高檔橄欖油原來是廉價調和油,土地徵收不是階級向上流動而是家毀人亡,治病的醫生可能在手術檯上過勞死,現有的政治形式卻毫無作為的時候。『左』從勞動的問題開始,但確實已經不只是勞動的問題了。正如同毒油的問題也是來自於這種終極的「逐利」思維,而導致生產、勞動以及消費關係三者的全面崩壞一樣,如果像現在的政府一樣,僅認為是油品廠自律和監督不足,於食安法規中增定罰款與檢舉人分紅制度就可解決,那無意只是增加一個新的利益市場,供相關人士上下其手而已。更諷刺的是,因全關案於秋鬥前夕入獄卸下本次總指揮的林子文,正是多年前,因擔任吹哨人揭露新海瓦斯長期超收『管補費』被資方解雇並經二審判決確定。」常建國意味深長的補充到。

中產階級是否真的接受到這種「左」的召喚?秋鬥的論述與新自由主義針鋒相對,但是各領域的議題如何具體整合於一個有效的、可執行的行動策略以及政治攻防當中呢?習慣於大樂透式短期利益的中產階級們,四十年來根深蒂固的階級想像、品味象徵是不是真的瓦解了?還是說,只是將今年視作為略微不順利的一年,如同台灣過去曾經面對過的各項危機一樣,撐一下就過去了?

共同敵人到共同行動的距離

從組織面上來看,當秋鬥的論述拉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時,秋鬥的核心組織者們,依然是擅長於小組織、高戰力的精準動員與抗爭形式。新的論述格局勢必有需要召喚游離、不確定以及觀望中的參與者。今年的數次大型社會動員,已證實這樣的戰鬥方式具有可能性,但如何系統化操作,至今依然沒有具體的知識與工具。這一點,秋鬥的新舊參與者們都意識到眼前的機會與困難。且除了一年一次的秋鬥集結,共辦秋鬥的團體們,如何跨過既有的組織界線,超越精神上互相扶持跟臨時性支援之外,常態性的結盟如何在小組織之間真正建立?

政商混合體所引發的每一個事件,都是今日台灣社運組織規模難以獨立面對的超大型專案,僅在秋鬥的結盟顯然是不夠的。除了每年的街頭平台之外,日常生活的戰場如何在秋鬥的基礎上,實際地一起戰鬥?或許不要再等到明年秋鬥了,秋鬥既然是一系列的跨領域組織,那麼,今年的秋鬥是舉辦了,但是希望它是還沒有結束,依然進行中的。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